万书网 > 围观太古 > 第636章 神血与狂火

章节目录 第636章 神血与狂火

    忽然间,夜天感应到一股极凌厉的气机,令他心生不安。抬头一瞧,眼前原来竟站着一名中年男子,此人造型魔幻,血色长发半掩着脸,眼神如刀,脸容冷峻,身周还有无数血球盘旋,既魔威凛然,亦邪魅冷森。

    这一刻,中年男子负手而立,双眸冷冷瞅住夜天,并透发出狂霸绝伦的无上气机,令人生畏;一看,就知道他来头极大。

    「你是……血种魔帝杜克?」夜天一阵侧目。眼前这魔君的造型,完全乎合雪刃姐对「血种魔帝」的描述,肯定是他……

    噢,也不全是。严格来说,他其实只是杜克的一缕化身。事缘血之界是残界,绝对容不下帝君境,亦即十一阶强者进行大范围活动;作为帝君,杜克平日必须闭关潜修,深居简出,而外派化身已属极限。正因如此,眼前此人肯定只是化身。

    「欢迎。」血殿中,杜克盯着夜天冷笑,接着,还突然开始拍掌。

    「啪丶啪丶啪……」

    击掌三声之后,杜克又再阴森森的邪笑,并沉声道:「欢迎欢迎,都多少年了,居然有人自动请缨当血傀儡,看来应该举界庆贺,哈哈哈!」

    「血傀儡?」夜天闻言后,不由得倒吸了几口凉气。不好,对方是帝君,十一阶的绝代强者,远非他当前所能抗衡的无上存在;现在,这家伙却似乎要炼化自己,该怎么办?

    「妈的,好容易才打发掉一个变态,却又换来另一个超级变态,今天我手气真好!」夜天不禁自嘲。然而,他也明白在血种魔帝面前,各种卖萌丶尿裤或悲鸣皆于事无补,结果便乾脆故装镇定,鼓起勇气,朗声应道:「血傀儡?不好意思,阁下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小弟没兴趣当血傀儡,今天此行,只是为找回我的战魂,没其他目的。」

    「找?哼,你也算胆大包天,居然连本帝的东西也敢拿?」杜克口中的「东西」明显是指金头发。接着,他又忽而手托下巴,微眯起眼,反覆扫视了夜天几遍,狐疑的道:「慢,你说侯加利亚是你……你的战魂?嗐,你想骗谁,你这小子斩道了吗,登九了吗,竟敢瞎说他是你的战魂?」

    「不是瞎说,而是事实。」夜天背负着手,自信满满的应道:「金头发确与在下本命共生,若非如此,刚才他又怎会肯跟我走?」

    「不可能。」杜克皱眉。接着下来,他似乎是想试验此话真假,结果刹那间……双瞳竟又折射出两道血光,直扫向夜天!

    「哧-」

    杜克显然不是要取夜天性命,正因如此,血光并不含毁灭性的力量,而只是夹杂了一缕帝威……

    不过别轻看它!帝威,象徵着天宇间之秩序法则,虽不含任何绝对力量,却能形成一种「势」,决非凡夫俗子所能承受。在等阶森严的修练界中,从凡阶生物,直到十阶圣者,只要你弱于帝君境……于帝势面前,就只能有震颤膜拜的份儿!

    「蹬蹬蹬-」

    事实胜于雄辩。想知帝威有何逆天,瞧瞧丹田诸魂,从他们各种惊惶失措的反应就可见一斑,不信邪都不行。

    自从帝势一出,叶长诗丶莎蔓华都立刻双腿瘫软,魂不附体,很快就昏厥了。雪刃比她俩好一点,虽也有被帝威打趴,却总算仍清醒。段攸方在地上匍匐着。哀谣双膝跪倒。卡琳特是单膝跪,同时又试图横臂迎挡帝势。

    诸魂当中,金头发算最厉害了,他没趴丶没跪丶没伏倒,居然还站着!但纵然如此,其战体亦正(不自觉的)瑟瑟发抖丶颤颤巍巍;刚烈如「天狼战神」,也竟不敢直视人家血种魔帝!

    「喂喂喂,你们都怎啦?!」

    夜天没有发抖吓尿,也不理解众魂为何吓成这样。同时,他也发现受惊程度并不完全取决于修练境界,例如段攸方和哀谣都只有五阶,却明显比六阶的雪刃勇敢,莫非……受惊与否其实不看修为,而是看自身天赋?

    「也许是吧。」血种魔帝身前,夜天丝毫没受帝势影响,还从容不逼丶若无其事的站在原地耸肩自语。未几,他更公然向杜克抱怨:「哎哎,这位大帝,你干嘛将我的战魂吓成这样子?快帮在下安抚他们,不然就赔钱!」

    很无语,人家杜克是什么身份,堂堂血种魔帝呢,夜天竟敢用这种语气说话,难道是找死?

    但纵然如此,杜克却似乎未见暴怒,没有皱眉,没有变色,也没一掌扇飞夜天。夜天的表现可谓出乎意料,令他大为惊讶丶震撼。

    「小子,你到底是谁?」杜克觉得不可思议,于是又再蹙眉眯眼,狐疑的扫视着夜天,不住自语:「一般凡夫俗子,绝不能在帝势面前如此潇洒;难道……你还有另一重不可告人的身份?快说,你到底是谁,不然马上将你炼化成血傀儡!」

    夜天讪笑:「嗐,正如你所说,我这重身份是『不可告人』的;既然如此,就当然不能告诉你啦,嘿嘿嘿……」

    但话虽如此,夜天经对方提醒后,还是有再正视起其「身份」问题。一直以来,他都怀疑自己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者」,因前世逆天,以致当年的「气场」还能保留下来,传承至今;现在,夜天正是凭这股天生暗藏的「势」,才能抵下血种魔帝之无上帝威。

    「重生者……」想到这方面,夜天又不禁一阵蹙眉。问题又来了,若他真的是重生者,那到底是雪斋主人重生,雪斋传人重生,又或者两者皆不是?

    夜天对此没有答案,而卡琳特,雪刃丶哀谣,甚至金头发相信也不会懂。杜克也许略知一二,却肯定不会透露。。

    「你不简单……」这个时候,杜克就像看出了什么,瞬间双眼一立,开始自言自语:「想不到,今天居然钓了一条大鱼……」

    「大鱼?喂,你还是不死心,想炼化我?」夜天闻言后相当不爽,旋即瞪眼喝斥:「告诉你,我夜天的灵魂,只有我自己才操控得来。你祭炼我,最多也只能得到肉壳,没有神识,不会跑,不会叫,不会拍你马屁,那拿来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