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主神猎手 > 第五十九章 龟蛇养气丹(2)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龟蛇养气丹(2)

    “爹,谢谢你!”张二公子一把抓住这白瓷瓶子,就冲回到了赵离面前。

    赵离毫不客气,一把拿过这白瓷瓶子,在全场人的关注之下,直接打开瓶塞,先闻了闻。

    一股浓重的药味混着些许清香,直直钻入了赵离的鼻子。

    赵离干脆倒了一粒出来,里面一共只有没几颗。

    这“龟蛇养气丹”通体白色,圆滚滚的一颗,大约拇指大小,表面光滑有光泽,绝对是赵离来到这世界后见过的最高级药品了。

    也不矫情,赵离直接就吞下了一颗。

    只是几秒钟后,赵离就赞了一声:“好药!”

    这龟蛇养气丹到底能不能养髓补气、治疗内伤,赵离一时半会儿是吃不出来的,但是开始飞快上涨的自由属性点进度却是不会骗人,这确实是他吃过的最好的药——至少是见效最快的,可说是立竿见影,其他的内壮散什么的,喝下去至少得数分钟,甚至更久,才能上涨一些进度。

    张二公子此刻正巴巴的看着赵离:“赵大哥,那···”

    赵离想了想,点了点头,补充道:“还有库房里的其他药,还有我需要的情报,若是敢骗我,你的下场保证不会比现在更好。”

    “是,绝不敢欺骗!”张二公子得了赵离的准话,连连点头。

    赵离将这一小瓶龟蛇养气丹放到了怀中,负着手,向着金刀使者冷冷说道:“好了,你留下,其他人走吧。”

    若是放在之前,有人敢这么和金刀使者说话,这金刀使早就勃然大怒了,但是面对赵离,金刀使倒是觉得可以接受,毕竟光是将裂山真气练到登堂入室,就已经远远超越了张家堡百年来的所有人,这就是资格。

    虽然被对方打伤了,但金刀使者此时却是颇为客气的向赵离拱了拱手:“不知阁下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帮张家堡出头?又可否知道我等是何人?”

    赵离心中冷笑一声,这是硬的不行要来软的了吗?

    “废话少说,我不管你们是谁,他们出药买自已的命,我同意做这笔交易,明白了吗?”赵离一指周围的魔教大汉们,放话道:“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可以滚出张家堡了,不滚的话,就得是被抬出去的。”

    “阁下好大的口气,连我圣教的事也敢当生意接。”

    金刀使者见软的不行,也不顾手心受伤,用手将背后金刀缓缓握住,冷冷说道:“不过阁下未免太过狂妄了,真以为将裂山真气练到“登堂入室”境界,就有资格多管闲事了吗?”

    铿——

    金刀使者将背后的金刀拔出,在空中划过,指向了赵离,刀身微微颤动,竟发出金铁交加之声。

    敢无视将裂山真气练到“登堂入室”境界的赵离,自然是因为金刀使者另有依靠——若真的只是仗着一门“驾轻就熟”境界的功夫,哪怕是再厉害的绝技,也不可能坐稳圣教金刀使者的位置的。

    “金风玉露一相逢!”

    金刀使者低喝一声,疾步冲向赵离,同时手中金刀挥舞,在空中挥开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芒,这一刀留下的轨迹有如实质,就像一道打造成弧形的金片。

    “金风刀法!”张家堡主和在场的张家长老见到这光芒璀璨的一刀,都忍不住惊呼到。

    金风刀法,这才是每个金刀使必须掌握的立身之本,背一把金刀在身后,可不是为了耍帅或是装土壕,金刀佩金风刀法,才能将威势放到最大。

    金刀使将这一刀砍出,自已也是极为满意,就算在圣教数位金刀使中,他的金风刀法也是名列前茅,已然达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

    虽然说金风刀法不如大摔碑手厉害和有名气,但同样的,修炼难度也一起降低了不少,而且就威力而言,金风刀法虽然不能像大摔碑手一样做到各种越级挑战,但至少同境界中,可说是稳赢江湖上九成的功夫。

    这也是金刀使敢悍然出手的原因,裂山真气虽然是出自大摔碑手,但说到底,还是一门三流武学,同样都是“登堂入室”境界的话,金风刀法完全可以吊打裂山真气了,更不用说,兵刃对空手,本身就已赢了半成。

    他,盘踞在江湖顶端的圣教金刀使!绝对不可能输给一个修习三流武学的人!

    铿!

    只听空中猛得传来一声金铁交加声。

    一把锈迹斑斑、还有众多小豁口的劈柴斧,轻轻松松架住了金刀使这来势汹汹的一刀。

    “你刚才念的是什么诗?还挺不错的。”肌肉兄贵赵离淡淡一笑,夸奖了一句,对方都拿刀了,他自然不会再傻傻的玩空手,正好试试炉火纯青境界的“落樱神斧”在实战中的效果。

    “怎么可能?”金刀使大睁着眼,他刚才这一刀,无论速度、力量都达到了他所能使出来的极限,堪称是完美的一刀,被赵离闪过,他也能接受,但要用这么一把小斧子所挡住,那难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胜却人间无数!”

    来不及细想,金刀使者再次长啸一声,金刀微微后撤,再次挥舞而出,这次刀势更为凶猛,三道金色刀光犹如海浪一般,一着一波击向赵离。

    赵离有些可笑的提起手中的劈柴斧——蒲扇大的巴掌可不是形容词,而是赵离肌肉虬结的大手的量词,一把正常的劈柴斧在他手中,只能算是手斧了。

    “落樱神斧!”

    赵离大吼一声,将斧子对着金刀使狠狠劈了过去。

    三道金色刀光就像笑话一样在锈迹斑斑、满是豁口的斧刃面前一一破碎,这一斧看起来平淡无奇,但速度、力量却远胜金刀使者充满了诗意的两刀!

    啪嗒——

    这是汗珠从金刀使者的额头滴落,摔在地上发出的微弱声音。

    金刀使者屏住呼吸,紧紧攥住金刀的刀柄,却一动也不敢动,脏兮兮的斧刃几乎就贴在他额头肌肤的表面,斧面上的斑驳锈迹在这个距离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金刀使者还能闻见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和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