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主神猎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传奇的尾声(大章节,感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传奇的尾声(大章节,感谢大家的支持)

    西山城,衙门。

    “你们在说什么,从来没有蛮族人出现过?”

    赵离皱着眉头往着眼前的一众衙门府官和统领。

    “是的,大圣,您说的什么蛮族人,小的们找遍了全部户籍资料,都没有找着···”

    一名府官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我昨天在饶平城外,打死的什么林总兵,是哪里人?”

    赵离冷冷的问道。

    “赵大圣,我们西山郡自马总兵死后,哪还有什么新任总兵?小的也没听过什么林总兵,至于昨天和您···”

    一名昨天还带兵和赵离交战过的西山郡统领也是一脸奇怪,只是说着说着,却又陷入了迷茫状态。

    赵离也不再多问,站起来就走出了这个衙门。

    昨天,从他杀死夏高飞,破坏了这个时空节点开始,这个世界似乎就发生了某种诡异的变化。

    首先,似乎所有轮回者的出现痕迹都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就连记忆都是。

    前一刻还听从科长吩咐的亲卫士兵,被赵离问起的时候,竟然奇怪的回答没有什么林总兵。

    没错,所有人,哪怕是前一刻还目睹赵离击杀了数名轮回者的土著士兵,脑海中也都没有了那些轮回者被击杀的记忆。

    但赵离问起先前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所有人都表现出了类似“断片”的反应,记忆明显出现了诡异的断层。

    所有和轮回者有关的痕迹、记忆都消失了。

    不信邪的赵离又跑到了西山城,发现全城竟然也没有一个人知道“蛮族人”的存在过,就连曾经记载了这些蛮族人出现的乡志中,也神秘失去了相关的记载。

    赵离可以肯定,不是这些人在骗他,而是真的存在一股神秘的力量篡改了这一切···

    “看来一切要回到‘时空枢纽’去寻找答案了···”

    赵离想着,不过他还没打算立即就回去,还有一些未了的事情要做。

    ······

    虽然所有轮回者存在过的痕迹都消失无踪了,但赵离的存在又都一切正常。

    关于赵离刺杀马总兵、杀四圣、破铁浮屠、以一敌万、灭三绝等战斗已经真真切切的传出去了。

    面对赵离这个有史以来最强的“以武犯禁者”,朝廷保持了高度的沉默,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就像不知道死了个四王爷,也不知道赵离杀伤了多少官军,就那么把头埋到了沙子里。

    只要赵离不说要造反,要当皇帝,大家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恩,还要把他伺候舒服了,千万别有一些不好的想法才是。

    因此,第一时间,朝廷就颁发了一个“齐天大圣”的封号给了赵离,规格远胜什么“剑圣”之流,一切遵从亲王级,同时没有提任何义务、要求。

    江湖上那些大大小小的门派,更是提也不敢提起赵离的名讳,就连主持、掌门都被人杀了的金光寺、白云宫,也没有一个人提什么报仇的事。

    道法自然,往事嘛,就随风而去好了。

    这是白云宫新任掌门说的话。

    没错,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往生极乐也是一大善事。

    金光寺新任主持表示赞同白云宫的看法。

    ······

    晌午,山中农田。

    烈日高照,地面似乎都在冒烟。

    “呼、呼——”

    树荫下,一个瘦弱的少年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大口的喘息着,他感觉自已有些中暑了,在这种阳光下干活真的太难受了。

    “艾三,艾三!你在哪里?”

    听见远远有声音传来,瘦弱的少年赶紧捡起丢在一边的锄头,深呼吸一口,重新走进烈日下的农田中。

    对这少年来说,自从老东家张家堡神秘被人屠灭满门后,又来了个新东家。

    但这新东家可比老东家更难说话,要是知道自己偷懒,怕是要丢掉半条命。

    想到这里,艾三赶紧干起活来。

    “艾三!”

    声音越来越近,是一个微胖的中年胖子,白白净净的。

    还好自己已经在干活了···

    艾三看见来找自己的正是新东家的管家,心中不由庆幸道。

    “艾三,原来你在这里,有人来找你了。”

    管家看见艾三在干活,似乎松了口气,赶紧小跑上来。

    “啊,谁、谁找俺···”

    艾三有些畏惧的说着,这管家可没少打他。

    “艾三在哪?找到没有!”

    正在这时,远远的又有声音传来。

    “老爷,艾三在这儿!”

    管家向着背后挥挥手。

    艾三好奇的看去,马上就因为吃惊而微微张大了嘴。

    在管家背后,更为肥胖的新东家老爷,正带着一大帮人,大包小包的拎着往自己这边跑。

    “老、老爷,我、我没偷懒···”

    艾三第一反应是赶紧辩解。

    “没事没事,艾三呀,堡里现在有人在等你,你快穿上这身新衣服···”

    肥胖的新东家老爷擦了擦满头的大汉,和蔼的和艾三说道。

    同时就有漂亮的年轻侍女上前,拿着毛巾要给赵离擦汗,边上还有侍女轻轻拉住艾三身上的破衣服,准备帮他脱下来。

    再边上,则早有家丁打开了带来的大包小包,只见一套簇新的绸缎衣裳。

    “啊、啊,俺没干啥呀,别、别···”

    艾三哪见过眼前这种阵势,他这十几年来,就没有靠近过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更别说让人家给他脱衣服了,再说,这都什么情况啊?

    “你别动!”

    胖老爷一脸的焦急,看到艾三的不配合,不由就厉声喊了句。

    艾三被这一吓,瞬间就想到了不听话的下场,一动不动,感受着漂亮的小姐姐给自己擦汗、脱衣服。

    然后,艾三又被胖老爷惊到了。

    啪!

    只见胖老爷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脸上迅速的浮上了一个红掌印,然后胖老爷凑近艾三,陪着笑说道:“艾爷,小的刚才语气急了点,您别介意···”

    艾三嘴张得老大,任凭自己站在农田里,被一群漂亮侍女换着衣服···

    ·····

    前张家堡废墟,现黄家堡新址。

    皮肤黝黑、活脱脱一个泥腿子形象的艾三,被一群人拥簇着,呆呆的走进了堡中的接客主厅中。

    主厅内有不少人,但只有在厅中的最上方,坐着一名差不多一米八多的魁梧光头大汉,其他所有人都老老实实靠着墙边站着。

    艾三粗粗的扫过一眼。

    那些站在墙边的人有老有少,有僧有道,无不衣着华丽,还有不少人是穿着五彩制绣的官袍、或是明晃晃的武官铠,艾三也不能确认这些人是不是什么大官,毕竟他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捕快了。

    至于厅中主位,那个全场惟一一个坐着的光头大汉,艾三只是极快速的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害怕的低下了头。

    那个大汉是艾三长这么大以来,见过最可怕的人了——艾三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脸上的伤疤能密集成那样。

    “艾三。”

    一道声音从主位方向传来。

    “小人在。”

    艾三低着头,慌慌张张的应了一声,他还从来没经过今天这么离厅的情况,完全摸不着头脑。

    “你不认得我了吗?”

    艾三听到这问话,不由有些发愣···

    这声音,确实有些耳熟,好像有段时间没听到了···

    小心翼翼的抬起头,艾三向着那名主位的伤疤巨汉看去。

    “赵···赵、赵狗弟?”

    足足过了老半晌,艾三才用一种几乎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不确定的说道。

    “哈哈,是我没错。”

    赵离猛得从主位站了起来,发出一阵豪爽的大笑。

    艾三满眼的不可置信,望着魁梧至极的赵离。

    他一直以为这个儿时的伙伴,已经随着张家堡的覆灭一起消失了,没想到···

    赵离走到艾三身前,拥抱一下这个当初的好朋友,然后在艾三呆滞的目光中,向着周围那些官员、富豪喝道:

    “我要艾三今生衣食无忧、富贵充足,任凭王朝更替、江湖动荡,不损分毫!”

    “是,必遵赵大圣之令!”

    满厅的人,不管是谁,齐刷刷跪下来,向着赵离恭敬的应道。

    “艾三,我还另有他事,后会有期了,哈哈···”

    拍了拍艾三的肩膀,赵离也不多说一句话、多看周围的人一眼,大笑着走了出去。

    满厅的来自江湖、朝廷的代表恭敬的目送着赵离走出去,才长长松了口气。

    ······

    饶平城中,全城排名第一的大酒楼中。

    “话说那齐天大圣赵离击败“三绝”后,自觉江湖之中已无人能为其练手,为更一步精进武道,决定进入咱们饶平城后面的一处深谷里闭死关!”

    “赵大圣还在闭关的山洞里刻了这么一段话:纵横江湖半年有余,杀尽仇寇奸人,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天地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说书人老刘摇着一把折扇,述说着关于齐天大圣赵离的江湖传说。

    “好、好!”

    “说的好!”

    “店家,给刘先生上一壶顶顶好的碧螺春!”

    台下的酒客们一片叫好。

    但也有江湖豪客提出了疑问:“老刘,听你说得跟真的似的,那赵大圣那一身无敌于天下的武功又是什么呢?”

    说书人老刘端起茶小饮一口,这才不紧不慢,继续说道:“那赵大圣也怕自己闭死关再也出不来,一身武艺无人传承,因此,在闭关的洞口,还埋下了一份宝藏。”

    “什么什么?”

    “宝藏?”

    “刘先生你快说啊!”

    满场的酒客,尤其是江湖中人们,几乎耳朵都竖起来了。

    “赵大圣却是埋了四本武学秘籍在洞口的地下。”

    说书人老刘的眼中闪过一丝回忆的气息:

    “第一本秘籍乃是《八卦游身掌》,赵大圣在首页写了:轻灵无双,如龙游身,习武前一月以之与张家堡群雄争锋。”

    “第二本秘籍乃是《裂山真气》,赵大圣的题字是:习武前三月所用,出自魔教与金光寺恩怨,此功不祥,乃弃之散功。”

    “第三本秘籍乃是《大摔碑手》,赵大圣也有留字:神功无式,大巧不工。习武前半年恃之横行天下。”

    “最后一本秘籍则是《七十二变》,赵大圣只留了十个字:一力破万法、一力降十会···”

    台下众客听的如痴如醉,但还有人不服:

    “老刘,你说的倒是有模有样、有鼻子有脸的,但怎么证明你不是瞎编的?”

    面对质疑,说书人老刘也不动气,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若是不信,就当听个乐,不必和我较真,若是信···”

    “我倒是可以再多说个线索,赵大圣埋下重宝的的地方,还插有一块石碑,上书:‘齐天大圣赵离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功于此。呜呼!群雄束手,神功空利,不亦悲夫!’就看你是不是有缘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