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主神猎手 > 第五百零一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只见街边上,是一家挂着门帘的铺子,门上方的牌匾写着“好运坊”,门边贴了一张大张纸,上书“好运连连”四字——却是一家赌坊。(万书网 www.wanshu.net)

    赵离看见这赌坊就停下脚步,倒不是想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而是想到了曾经的一个赌友。

    这家好运赌坊,身体的原主赵安淳也是常客,来这里的时候,也时常会遇见一些道士、神婆的进来赌一把——毕竟这些道长、神婆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抓鬼、算命之余,也是要劳逸结合,放松一下的嘛。

    根据原主赵离淳的记忆,这好运坊中,似乎就有一名小道童偶尔会出现,还自称是城隍庙庙祝道长的弟子···

    只是到底有没有记错,赵离也不是很确定,毕竟原主赵安淳虽然又赌又嫖,但到底是个秀才,属于士农工商中的上层阶级,对于道士、神婆一类不入流的阶层,是不太搭理的,因此原主这一块的记忆并不是很清晰。

    赵离想到这里,一转身,就向着这好运赌坊中走去,既然有可能,那就得试试,烂赌鬼是最好下手的了。

    “哎哟,这不是赵秀才吗?好些天没来了,快来看看,要玩点什么?”

    赵离一走进这赌场中上,就有小厮迎了上来,嬉皮笑脸的说道。

    只不过这小厮刚刚走近赵离,不由就是一楞。

    毕竟以前一米六多的个子,与现在一米八多的个子相比,反差太大了,倒是让这小厮以为自己是认错了人。

    “我先看看。”

    赵离随口说着,也不理会他,就径自往里走去。

    这所谓的“好运赌坊”,其实也不过就是由几间平房组成的,面积并不大,每个房间都放了几张赌桌,玩的东西各有不同,每桌边上都围满了大呼小叫的赌徒,只不过有的是狂热而欣喜的大叫,有的是输红了眼在怒吼。

    不过花了几分钟,赵离就将这间不大不小的好运赌坊都给逛了一遍,却是没有看见那嗜赌小道士的身影。

    “竟然没来?”

    赵离皱了皱眉头,倒是有些无奈,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突破点了,但是架不住人家今天不来赌博啊。

    “唉,要是那小道士能出来赌一番就好了···”

    赵离在心中长叹一口气,如此想到。

    随着他这个念头的落下,赵离忽然感应到属性面板上有所触动,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属性面板!”

    赵离赶紧在心底又低呼一声,将属性面板召唤了出来。

    从属性面板的最上面一项属性往下看去,赵离猛地楞住了。

    气运:06

    “妈的,我还有1点气运去哪了?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不都还是16吗?”

    赵离随即就在心里破口大骂起来。

    16的气运值,这可是他吃了近半个月的书本才攒下来的点数呢,他都没研究清楚这项属性的作用,整整1点气运值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一定是刚刚才少掉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离联想到了刚才属性面板的异动,不由四下张望了一圈,虽然说不知道气运有什么用途,反正少了就是很不爽。

    不过话说回来,这属性值少了就是少了,又不是一块钱丢了还能从地上捡起来,赵离无奈的绕着赌坊又走了一圈,也只能蛋疼的向着门外走去了。

    然后不等赵离走出赌坊大门,只见一个瘦小个子的道士,背着一个包袱,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哎哟,小道长,您不是要去做法事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请进请进!”

    守在门口的小厮连忙招呼起来。

    “晦气晦气,城东一幢房子说是闹鬼,要让我去贴些符纸,但到了那户人家门口,却说原来是一窝老鼠,这就把我打发回来了!”

    走进赌坊的小道士约莫不过十六、七岁,有些痞子气,大着嗓门就喊了起来。

    赵离则是两眼放光的盯住了这小道士——这不正是他在找的庙祝徒弟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呵,虽然平白无故丢了1点气运值,但是——”

    赵离正想自嘲式的自我安慰一下,但是话说到一半,却又呆住了。

    自己前脚刚刚希望小道士出现,然后气运点就少了1点,再接着,那小道士就真的出现了,这真的是运气好吗?

    等等···运气?气运?

    赵离的面色顿时有些精彩起来。

    如果说这是巧合···那未免也太没有说服了。

    “嘿嘿,等等开,我押一把!”

    那走进赌坊的小道士显然是个急性子,从怀里抓出一把铜子,就向着一张赌桌上挤去。

    赵离也先放下了对“气运值”的猜想,反正现在也只有06气运了,似乎想再做做实验也不行了,倒不如先盯紧眼前的目标。

    走到了这名小道士的身边,赵离却也不急着去搭话,只是看着这小道士押注、开赌。

    “我押大!”

    那小道士将手中的一把铜钱丢到了桌子上,写着一个“大”字的区域,口中也吆喝了一声。

    这张赌桌中玩的是抛骰子赌大小的游戏,虽然规则简单,但是桌上的赌注却是不低。

    赵离只是在边上看着,丝毫没有下场的想法——做为一个来自现代21世纪的青年,看过无数“戒赌吧老哥的现身说法”,又穿越过多个世界,加之还有现在身体的原主赵安淳的记忆做参考,对于赌博这种玩意,赵离看的太透了。

    千万别听什么“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黄土变黄金”、“敢下就会赢”、“想要富、多下注”、“谁家小孩天天哭、哪家赌友天天输”、“不怕输得苦、就怕断了赌”之类的鬼话,赌到最后的唯一下场就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所谓赌博、十赌九输,从来就没有真正赢到最后的赌徒,唯一的赢家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家。

    赵离就那么不急不缓的缀在小道士的后面,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掏出铜子丢上赌桌,一次又一次的下注,或欣喜、或咒骂。

    简单来说,就是眼见这小道士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果不其然,不到一个时辰,当这小道士再次伸手入怀中去摸铜子时,却是手中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