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 > 第四十四章 出现了!俗套的文化祭!(2)

第四十四章 出现了!俗套的文化祭!(2)

    韩世壕给隋辛霆松了绑:“学长,您觉得可以吗?“

    隋辛霆立刻跳起来恢复了一社之长的正派模样,站起身扶手而立:“嗯……各位讨论的非常好。舞蹈也是戏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作为戏剧社社长同意了文化祭此次舞蹈表演的选择……虽然我觉得戏服秀更好呀呼……”

    韩世壕强忍着把布条塞回去的冲动僵硬的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确定了大方向,那现在要做的就是分工了呀呼。”隋辛霆目光不再轻佻,又掏出一根肉桂叼上沉声说,“舞蹈本身也是有许多部分组成的,领舞、伴舞、配乐、后台指挥气氛营造,这些都是工作。咱们每个人擅长的领域都不一样,要对号入座呀呼。”

    看着侃侃而谈的隋辛霆阳皓辉不由得有些诧异,这位神经又好色的学长正经起来倒还真像那么回事。他忽然想起了初次进入戏剧社时看到的一尘不染的舞台,这位学长说过自己在表演方面要求严格似乎不是玩笑话。

    可这样一个会悉心保养舞台对待表演认真严肃的人为什么会变的疯疯癫癫起来?单纯是因为朋友的去世吗?这样一个随性到可怕的人会如此纠结过去吗?他在通玄洞到底经历了什么?阳皓辉不由得思考起来。

    “你们都没有后台指挥的经验,所以自然要我来掌控大局了呀呼。”隋辛霆当仁不让毛遂自荐,目光转向台底,“那么重中之重的舞蹈应该是……”

    “我来!”叶若花同样当仁不让的举了手,这姑娘从来在好玩有趣的事物上要拔头筹。

    她兴致勃勃的一个兔跃蹦上台:“小时候我和小柔一起练过,我练的就是跳舞。”

    “耍一耍呀呼。”隋辛霆挑了挑眉。

    叶若花像是奥运会上临战的专业运动员一样蹦了蹦身子,侧耳上的蓝水晶发坠随着上下起落。下一刻她陡然绷直自己一条长腿举过头顶,好一个标准的站立式一字马!

    “热身完毕。”叶若花咧嘴一笑,“都看好咯,本姑娘的真正实力!”

    话音刚落,舞台上仿佛卷起了一阵碧绿色的旋风。叶若花开始了舞蹈,她旋转起来,一头绿发如狂风中的柳枝般肆意飞扬。踢腿、扭胯、摆头、振臂,每一个动作都刚劲有力。她在旋转的同时脚下也在移动,轨迹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圆,鞋跟敲击舞台地面的声音响成连绵一片。校服的衣摆也随之飞扬起来,那枚碧蓝色的发坠在叶若花高速的动作变化中折射出眼花缭乱的光影。

    台下的众人都着实被惊艳了一把,他们都算是纯正的舞痴。但仅是众人这点造诣都能看的出叶若花跳的有多好,充满力道的动作中不乏女孩应有的纤细优美。风浩耕看的有点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如此张扬不羁的一面,却又透着仿佛孔雀开散尾羽般摄人心魄的美丽。

    隋辛霆也是眼露诧异啧啧感叹,不过目光多是黏在了叶若花因衣衫飞舞偶尔露出的平坦小腹上。

    最后一个动作,叶若花旋转着跃起然后落地。她昂起雪白的脖颈缓缓单膝下蹲,发丝随着最后的惯性旋转着贴回她的脸颊,最终定格在了这如同天鹅收拢羽翼般的华丽动作上。所有的美与积蓄起的威势都在这一刻集中爆发出来,台上的隋辛霆和台下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大力鼓掌。

    叶若花微微喘息着挺起胸膛,笑着比出一个自信的v字手势。

    “森精族的‘惊花落’吧,本该是祭舞才对呀呼。”隋辛霆说。

    “哎呀?学长听说过?”叶若花嘻嘻一笑,“我自己改编了一下,那些祭祀跳的太丧气了。”

    “叶若花同学的柔韧性比我预期还要好,看来需要重新测量一下身体素质了……”隋辛霆正经没两秒又垮了下来,色迷迷的动了动手指。可叶若花完全不给机会,又是一个兔跃直接跳下了舞台。

    她冲着风浩耕神气的挑了挑眉,后者出奇的没有开口,闷闷的“哼”了一声。

    “唉……小气呀呼。”隋辛霆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总之以叶若花同学的舞蹈功底,领舞是有了,这是好事。伴舞大概再需要四个人,就阿焱,墨萌和风浩耕这四个身体柔韧性和强度兼具的人吧。不过你们好像都没有舞蹈底子,叶若花负责教一下吧。这两周没课,要抓紧学啊呀呼。”

    “配乐呢学长?”韩世壕问。

    “这个我不担心,还记得你们来面试的时候吗呀呼?”隋辛霆目光转向蓝波柔,“蓝波柔同学学过这个的哟呀呼

    。”

    “啊、我、我吗?”蓝波柔连忙摆手,“我不行的,真的学长,好久没练过了。”

    “配乐的门槛比舞蹈更甚,是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才能做到的呀呼。”隋辛霆说,“以咱们戏剧社的规模,一个配乐就足够了。上半年我可是见过你偷偷在后台练习哦,风琴弹的相当不错呀呼。”

    说到这个蓝波柔登时脸红到了耳尖,上半年她偶尔某次看到了后台堆放的一些乐器,一时技痒用发丝弹奏了几曲惊花落的配曲。结果全然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隋辛霆偷摸在她背后用留像螺录了全程。他当即表示如此天籁一定要分享给其他人听一听,蓝波柔自然羞涩央求放过。然后隋辛霆一切尽在把握的表示可以,不过条件是要穿一次猫耳装给自己看看……再然后就发生了墨萌拿着武士刀追着他砍的一幕了。

    当然,最后这段录像还是公开了的,毕竟不算什么。蓝波柔的弹奏水准大家都心里有数,无人反对。

    “那我呢学长?”两次没被点名的韩世壕深感自己的能力不足,很自责没有起到班长应尽的带头作用。

    “唱歌行吗呀呼?”隋辛霆想了想,“本来给你定的位置是拉大幕的,但是舞蹈自然不用。配乐最好带个人声,韩世壕同学你的声音很有磁性,能不能胜任呀呼?”

    “我音痴……”韩世壕挠了挠头。

    “那阳皓辉同学呢,你试试呀呼?”隋辛霆又问。

    “我随意。”阳皓辉说。

    “验验嗓子呀呼。”隋辛霆指了指舞台,“说起来我还真没看过阳同学展示过什么才艺,今天见识见识呀呼。”

    所有人的兴趣都被勾了上来,尤其是墨萌。大家相处了这么久都只知道阳皓辉是个“全能级全才”,从打架战斗到家务料理都毫无破绽。但一是因为他内向的性格二是由于没什么机会,才艺方面确实知之甚少。今天天赐良机能听到阳皓辉开嗓,众人都期待着这位全能天才能否再续传奇。

    阳皓辉默默的走上舞台,隋辛霆从旅行戒里摸出一个扩音螺递给他。

    “唱什么学长?”

    “都行,选你擅长的呀呼。“

    阳皓辉想了想,突然有点为难。天元界的歌谣他是真的一首都不知道,考虑很久最终决定来一首《青花瓷》。虽然是00后,但他其实也算是周杰伦的老歌迷。如果待会被问到这是什么歌,随便找个天元界的地名糊弄过去就好。

    这么想着他开了嗓,着实是有些诡异的画面在这从来不知华语流行歌的异世界中,第一首原本世界的歌曲在诺大的戏剧社舞台中回荡起来: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阳皓辉缓缓闭上双眼,唱着唱着找到了感觉。在原本世界时他喜欢一个人看星星,嘴里最常哼的就是这首曲子。要说方文山确实是填词界第一人,歌词朗朗上口又好记,他早先便能倒背如流了。

    为了遇见你,埋下了伏笔。

    阳皓辉突然觉得自己会喜欢这首歌不是没有原因的,似是因果使然,他真的像这首歌中所唱一样,在他即将堕入深渊的那个雨夜,遇见了自己最重要的女孩。

    一曲终毕,怀着有些惆怅的情绪,阳皓辉重新睁开双眼。可眼前的一幕让他顿时吓了一跳,众人七扭八歪的倒在观众席的座椅上抽搐。他连忙想问隋辛霆发生了什么,结果刚看过去后者就吐了一地……物理上的吐了。

    “哈哈哈哈!终于!我终于找到厨子的弱点了!”风浩耕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捂着耳朵在台下纵声狂笑。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隋辛霆干呕着战栗,连呀呼都顾不上说了,“我的耳朵进了元兽粪……我听不见了……”

    “唱歌我来吧,真的。”韩世壕脸色苍白,很认真的说,“你别唱了阳皓辉,用你的话说……我怕你出门被人砍死。”

    叶若花已经晕厥过去了。

    蓝波柔和墨萌还能勉强支撑,不过小脸也是惨绿惨绿的。

    “很难听吗?”阳皓辉貌似懂了些什么。

    “挺……不错的阳哥哥。”即便是墨萌也是废了好大劲才憋出了这么句话。

    就这样,人声部分韩世壕主动承担了。虽然也不算好听需要练习,但至少不

    会闹出人命。其他有了任务的人送叶若花去医务室了,只剩下隋辛霆在给阳皓辉单独安排。

    “最后是气氛营造了……”隋辛霆往嘴里塞了三根肉桂才勉强压住了胃里的抽搐,很是惊惧的看向阳皓辉,“阳学弟,大家都分工好了,只能你来了呀呼。”

    “我是无所谓,不过我觉得唱歌还挺好玩的……”

    “别别别别别!”隋辛霆吓的险些心肺停止,“你不懂那种感觉!你的耳朵没进过元兽粪便呀呼!”

    “……哦。”

    “所谓气氛营造,是对于舞台中光线和温度的把控。好的气氛能更好的带动观众的情绪,把舞蹈的效果提升到最高呀呼。”隋辛霆忽然眼睛一亮,“学弟你不是光元能吗?这是老本行啊呀呼。”

    “提炼光线倒是没问题。”阳皓辉从手掌做出一团激光提炼物,“我的物质提炼之一是激光,颜色是很朦胧的七色。看着像彩虹,确实挺炫的。问题是该怎么使用,学长你也知道我的属性不能暴露出去,来参观的可都是外人。”

    “当然不可能放你在舞台上打光啊学弟,咱们要随机应变呀呼。”隋辛霆抬头看了看幕布大梁,“我有个主意,把你吊在上面你看看能不能接受?在舞蹈适当的动作放出强弱不同的光,还不用露面呀呼。”

    阳皓辉想了想那个画面,登时无语:“学长,你让我做镜片球?”

    “除此之外感觉还差点呀呼。”隋辛霆用手指敲着嘴唇露出思考状。这个学长一碰到表演方面的事情看起来确实很认真,连话都没回。

    沉思了一会,他又问:“听夜音说过你有个特性型元技的提炼是叫……本源对吗?就是你觉醒时学会的那个,叫模式转换?”

    阳皓辉点了点头:“使用的时候会变发色,一个模式有一个和元能属性相关的特殊能力。”

    “能不能同时发动七种模式呀呼?”

    “那是我的目标,现在这么做我的廊络大概会在一秒内炸成灰。”阳皓辉说,“现在极限是两种,学长你问这个干嘛?”

    “也没大碍,你一种一种来回变也不是不行呀呼。”隋辛霆喃喃自语,“我在考虑能不能用你的元技增加一些舞台的互动感呀呼。”

    “互动感?”

    “你的模式转换!一个非常棒的元技呀呼!”隋辛霆显然想到了什么好点子,声调中透着兴奋,“我看中的不是你能换头发,而是你物质提炼的能力!虽然你几乎没修炼过,不过百加得老爷子跟我聊起你的时候提过一嘴,你的本源特性让你可以制作所有属性元能的提炼物对不对呀呼?”

    阳皓辉一愣,忽然也想起了这茬。初遇百加得时自己确实发现了模式转换的第二个副效果,每天早上的洗脸水就是这么来的。他也是由此得知的自己双提炼的类型,没想到这个老人还真细心的记下了。

    只不过哪怕学习一种物质提炼都要耗费海量的时间,实在没有什么实战价值。所以阳皓辉到后来主要专精的还是光元能特有的提炼,模式转换全当一个单纯的元技使用,从来没在其他七种元能上下过功夫。

    “是倒是没错,可我除了一些生活必需的提炼物外没‘理解’过其他的。”阳皓辉想了想,“目前熟练点只有‘淡水’,因为用的比较多,水模式下可以制作。我每天早上用这个洗脸,偶尔也会喝。其他的熟练度太低了,甚至没法变成元技。”

    “没那么复杂呀呼。”隋辛霆摆摆手,“只需要一些类似‘冰’,‘电流’,‘花’这种视觉效果比较好的简单提炼物。也不需要多高的完成度,能勉强支撑提炼一小段时间就好呀呼。”

    “没懂。”阳皓辉有点懵。

    “举个例子吧,你想想即便把你拴在舞台顶部放光,但视觉效果终究还是没有什么立体感。因为光就算是七色的,也终究是‘能量型’而不是实物呀呼。”隋辛霆指了指头顶,“但如果增加一些飘落的花瓣或者碎冰呢?再配合上光元能反光呢?舞台效果爆炸!甚至你可以学习一些‘藤蔓’或者‘浮游岩’这种能把观众带上空中的提炼物,让他们也能够‘参与’进演出之中呀呼!”

    把元技用到表演上?阳皓辉简直被隋辛霆的想象力震到了,但细想起来这个方案非常可行。一般的演出再精彩也不过是视觉和听觉的享受,可这位看起来脑回路异常的学长却连其他的五感体验也算进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