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两百一十六章,一刀

正文卷 第两百一十六章,一刀

    黄重闵的船只靠近,手中已装备好环刀。

    此时的黄重闵,仿佛已经从刚刚的豪爽汉子变成了一把刀。

    一把磨得锋利,随时蓄势待发的长刀。

    不尽天刀,一刀更比一刀强。

    感受着黄重闵不断攀升的气势,李果也是眼前有些微亮。

    “果然人间有高手啊,看来有时候多出来走走也不是没好处的...”

    周围的吃瓜群众也从看花灯转移到了看两艘船上的两人气势对弈,一点都没带怕的,拍照的拍照,自拍的自拍,起哄的起哄。

    无论什么时代,吃瓜围观都是人类篆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和天赋,甚至还有会飞的上天吃瓜拍摄。

    “来吧,李真人...”

    李果双手背负,行于舟上,微风飘荡,风采斐然。

    正当左手伸出,准备和他对阵之时,花灯会那边传来一阵阵声音。

    【妈妈,救...】

    很微弱的声音,混杂在人群中。

    这微弱声音,和围观群众起哄的声音相比起来,实在是小的有些可怜了。

    李果眉头微微皱起,试用耳窍通分辨这声音的来源,而双眼则是朝着那边眺去。

    黄重闵看着李果偏过头,本来想要出刀的,硬生生憋了下来。

    一鼓作气,再而衰,让黄重闵有些懵,刚忍不住想问为什么时,李果却突然说道。

    “你我之间,暂且停手罢。”

    “李真人,你怎么...”黄重闵有些不高兴了,正当他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全身汗毛倒立。

    李果抬起手来。

    出手了,只是方向不是黄重闵这边。

    一把烈焰长刀自李果手心而现,在这黑夜之中如堂皇明灯。

    一刀,劈出四十米远。

    朝着人群劈去。

    面对密集的人群,这火刀并没有伤害到任何其他人,而是以精妙的角度穿过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斩向了一个正在抱着孩童的男子。

    炎刀焚天,烈焰炙灼。

    在这花灯会之中,如同真火之神降临世间一般。

    炎刀直接就斩在了一个身形佝偻的男人身上,他怀中还抱着一个看起来大概不超过四岁的小男孩。

    而这小男孩正在熟睡中,丝毫没感觉抱着自己的男人已经被斩中。

    “啊...”

    这男人直接就吃痛的瘫倒在地上,身后被烧开了一大片,血肉模糊。

    “李真人,你怎么一言不合就出手?”黄重闵一脸沉重的看着李果,这突然发难来的太过猝不及防。

    说难听点可是严重治安问题。

    这一刀的威慑力太强,那如同火神降临一般的场景让人们不敢出声,空气一片安静。

    就在黄重闵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阵阵哭喊声传来:“孩子...我的孩子...”

    此时,众人才注意到了,一个少妇正以泪洗面,哭号着找孩子。

    刚刚在花灯会中,人们嘈杂的声音太盛,她寻找孩子的声音就如同大海中的水滴一样,无人听清,如今周围一片安静,她的声音却显得有些刺耳。

    “孩子...我的孩子...”少妇在人群中一片找寻,终于看到了佝偻男子怀中的小男孩,一脸激动的跑过去,把孩子拉走:“孩子...是妈对不起你...妈应该抱紧你的...”

    “妈...妈...好困...”

    这男孩睡眼惺忪,一副眼皮子打架的模样。

    此时,黄重闵才反应过来,但脸色变得更加沉重了,只是这沉重却不再是对着李果,而是对着那再起不能的佝偻男子。

    黄重闵也猜了出来,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趁着花灯会的时候浑水摸鱼,拐带儿童,当真可恨。

    “我去看看...”

    黄重闵直接纵身跃起,踏水而上在,在盘问确定了一些情况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刚刚才说管治的好呢,现在就被光速打脸了。

    同时,他还查看了下这倒地人员的伤势,倒吸了一口凉气。

    背面皮肉翻开,被烧灼了个半熟,却没有继续流血。

    这一刀是留了一手的。

    滔天烈焰,焚天一刀,那一刀的威势和热量几乎一刀能将人砍死,而如今却没造成致命伤。

    这并不意味着李果的刀弱,恰恰相反,这就是强的体现。

    举重若轻,重重的劈去,轻轻的收回,随时可以控制力度,当得刀道之境。

    “幸好没有和他对阵,不然丢人的就是我了...”黄重闵看着小舟上清淡的道人,只觉得如同神魔临世一般。

    此时,李果踏波来到岸边,淡淡道。

    “如何?”

    “这人伤势不重,估计很快就醒过来了。”黄重闵一脸恶狠狠的说道:“这人也实在是可恨,给孩子上了乙醚。”

    这孩子之所以哭闹声音太小,就是因为被乙醚迷昏了头脑,呓语一般的声音周围的群众都会觉得这孩子只是单纯的在睡觉而已。

    花灯会逛累了的孩子睡觉这再正常不过了。

    “真人神通,我甘拜下风,在西杭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黄重闵还在一个劲的道歉呢,一旁的眼睛小姑娘却是嘀咕道:“师傅,也别那么自责了,这事儿本来就跟咱们没关系,咱们调查组的职能不同...”

    理论上来说,第九科所属的调查组只需要管那些牛鬼蛇神的事情就行了,这些刑事案件还是普通警方管理。

    这时候,黄重闵却是训斥道。

    “胡闹,谁说不关我们的事情了,只要在西杭,甚至华夏发生的事情就跟我们有关系...”

    “家国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我等并非孑然匹夫,而是吃着国家公饷的人,这件事,一定要彻查到底。”

    李果看着那再起不能的拐卖分子,其实刚刚不是很想留情的。

    可转念一想,通常时候,拐卖小孩儿童的,绝对不会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

    以前华夏捣毁拐带分子通报之时,都会科普一下拐带分子的人员构成。

    负责拐带的,望风的,搞身份证明的,出销的,联系的...

    各司其职,分工合作。

    虽然这人可恨,可留他一命,大概能从他身上将一整条拐带分子线给拉扯出来,除恶务尽才是道理。

    “叮,恭喜宿主打击本地拐带人员一名,获得功德值500点。”

    “500点功德值,这普通人还挺‘值钱’的,那若是首恶得值多少钱。”李果沉吟道。

    系统是功德值计算是按照敌人的实力和作恶程度计算的。

    眼前这瘦弱男子根本就是不通武学,也没异能,完全就是一个弱鸡,却值500点功德值,可见其身上罪业程度。

    “谢谢...谢谢你...”

    一旁的少妇也知道了是李果仗义出手,一个劲的磕头感谢,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没什么比孩子更重要了。

    黄重闵也是松了一口气,有些后怕,若不是今天有李果在的话,这家庭恐怕就会遭到重创了。

    拐带孩子最困难的不是抓贩子,而是找孩子。

    卖到一些连电都没通的大山里,怎么找?大罗金仙都找不到?

    此时,调查组的成员也过来了,各显神通,对着这位昏迷不醒的汉子使用能力。

    在能力的作用下,昏迷倒地的男子如同僵尸一样站了起来。

    此时,那名施展能力的女子轻轻说道。

    “我问,你答。”

    ...

    在盘问下,这人说出了组织的各项基本信息后,便再一次晕死了过去。

    “这拐带分子有些不正常。”一旁好像调查组智囊的青年男子出声道:“他们的目的很可能不是单纯的拐带儿童。”

    这眼镜青年李果认得,叫林业荣,之前探索‘蓬莱’的时候,他在祝岚山的队伍里,那时候祝岚山还夸赞了他一句,说他十分冷静,小心谨慎,遇到什么事情都会从因果先分析一遍。

    在看到李果之后,他也一下认出了李果的身份,却没其他激烈反应,只是继续推了推眼镜,开始分析。

    “目前,拐带人贩,儿童失踪的案子在各大地区都在不断的减少,甚至一些地区已经消失殆尽...”

    “人贩子良心发现?”黄重闵皱眉道,他还真没关注过这些问题,以往他都是关心一些异能者杀人,鬼物作祟一类的‘大案’。

    “非也非也。”

    林业荣摇头道:“是因为成本问题。”

    “如今的犯罪成本,和以前的犯罪成本相比,完全是非同日而语。”林业荣淡淡道:“觉醒者的数量,民间超级英雄,官方的合作者...就像刚刚一样,这位人贩先生才刚得手,就被李真人一刀斩落。”

    “我们华夏崇尚‘礼教仁义’,也同样崇尚‘侠肝义胆’,纵使不是超级英雄,调查组合作者,路过的平民觉醒者路见不平也会拔刀相助,说不定一冰梭过去,那劫犯就当场暴毙了。”

    “这就直接导致了犯罪成本的急剧升高,稍有不慎就会付出绝大的代价...而能承受代价的觉醒者,武者,他们弄钱的方式千千万,也不必去通过拐带幼儿来赚取金钱。”

    林业荣淡淡道:“通常情况下,一但成本升高,那么代价就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也就是购买这些拐卖孩童的人,可会购买这些孩子的人,说难听点大多都是偏远山沟里的人...这本来就够拮据了,再涨价,哪来的钱去买?”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现在就是这么一种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