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回到过去变鹦鹉 > 179、查案从一条狗开始(中)

正文卷 179、查案从一条狗开始(中)

    论体形,凤橘在斗牛獒犬面前,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幼儿与一个成年壮汉,双方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选手。

    可现在就是这个蹒跚学步的婴儿主动朝壮汉发起了攻击。

    换一般人看见这一幕,只怕要惊的下巴都掉下来,现场的两人一鸟对此却丝毫不觉奇怪。

    他们的脸上非但不见半丝惊色,反而布满了兴味盈然。

    不说这几个无良者看热闹的心思,但说那头咆哮不止的斗牛獒犬眼见凤橘扑来,忽然做了一个谁也没料到的动作。

    但见它汪的尖叫一声,突然调转脑袋,像个顾头不顾腚的山鸡一般,将屁股对上了凤橘。

    凤橘冲过来的爪子啪到的一声拍在它厚实的臀部。

    斗牛獒犬被拍得微微一颤,口中再次发出汪的一声惨叫,顺势趴到了地上。

    这,这是碰瓷吧?绯虎、吴馨、王中奇都被奇葩的一幕给惊得目瞪口呆。

    凤橘的力量虽比它的同类大不少,可它力量再大也只是猫,还是只未成年的幼猫。

    斗牛獒犬皮糙肉厚,体形又十分惊人,单凭凤橘的爪子,想通过斗牛獒犬的臀,一爪将它拍趴在地却是不太可能。

    这货挑衅在先,结果凤橘亮爪之后,不敢应战也就罢了,居然还企图用碰瓷来蒙混过关?

    凤橘显然也没料到这蠢货如此不要脸,它从斗牛獒犬身上翻落下来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呆了一呆,紧接着就勃然大怒。

    好家伙,碰瓷都碰到小爷身上来了,老子若好好教教你做人,不,做犬,就枉自为猫界的一代传说。

    一念至此,它身体一躬,猫瞳一竖,纵身跃上斗牛獒犬背,跳到它头上,扬起爪子,对着它脑袋就是一阵猛抽。

    凤橘挥爪的时候可没怎么留情,没一会,斗牛獒犬的脸上就出现了数条不深不浅的爪痕。

    昨晚上咬人的时候表现十分凶悍的斗牛獒犬被抽得动都不敢动一下,唯有口中不断发出汪汪的哀鸣,看上去可怜无助之极。

    吴馨、绯虎和王中奇瞧得瞪大了眼睛。

    “这只猫,还真是让人意外。”半晌之后,王中奇最先回过神来,一脸复杂的开口道。

    “绯虎,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本事?”吴馨则是一脸若的所思的将视线转到绯虎身上。

    “没有。”绯虎毫不迟疑的摇头。

    吴伯强确实教过它们压制驱使其它兽宠的方法,现凤橘子已经将这种天赋展现出来,它就没必要再暴露自己的底牌了。

    “真没想到凤橘还有驱使其它宠物的本事,如此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王中奇轻轻摩挲了下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接口。

    “喂,你们在干什么?”就在这时候,院子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却是张桥和王秀君带着他们的律师和宠物医生过来了。

    吴馨闻声转目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将视线转到绯虎身上,意思很明显,让你的伙伴停手吧,咱们查案还得靠这只狗。

    绯虎撇了撇嘴,张口猫了一声,凤橘抽了斗牛獒犬几把掌,心里的气也出得差不多了。

    再被绯虎一提醒,便收回爪子,转身回到吴馨身边。

    “你们,你们怎能乱用私刑,居然将我家大黄打成这样?”

    王秀君大步走了过来,看着大黄脸上那些深浅不一的血痕,不由又惊又怒。

    “王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宜乱说,你哪知眼睛看到我们用刑了?我们进来的时候,你家大黄一直在挑衅,吴小姐的猫受它一激,就和它切磋几招。”

    “谁知你家大黄的个头虽大,却是中看不中用,居然被吴小姐的宠物猫给按着打,你要是不信,可以调看院子里的监控,看看我们有没有动一根指头。”王中奇淡淡的接口道。

    王秀君被他的话噎得呼吸一滞,若非亲眼所见,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以大黄的体形会被一只未成年的小猫按着打,连手都不敢还。

    “这位吴小姐的猫可真是邪门得紧。”张桥想起凤橘昨晚上的古怪表现,阴着脸将话头接了过来。

    “对,对,对,昨晚上它就......”王秀君也想起了昨晚上的的事,下意识的就想说昨晚凤橘驱使大黄咬张桥的事。

    好在说到一半想起自己俩人昨晚的供词,后面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吴小姐没有犯事,她的猫如何不归我们管,既然你们都来了,就带大黄去接受检查吧。”

    王中奇淡淡的瞟了他们一眼,没有多纠缠这个话头。

    他现在又恢复了昨晚上在案发现场的样子,看上去古板严肃又丝毫不引人注目。

    “大黄脸上这么多伤口,是不是应该先处理一下。”王秀君一时找不到什么话反驳,只好指着大黄脸上的伤开口。

    “它脸上的伤并不严重,连血都没流出来两滴,等检查完再处理也不迟。”王中奇拒绝了她的提议。

    凤橘虽看大黄不顺眼,心里确存了教训它的意思,下手却有分寸,虽在它脸上留下了不少血痕,却都不算严重,只能算轻伤,连血都未流出来两滴。

    吴馨不是岩龙警方的人,加上她身份也没有公开,不便跟着一起去,就在警务厅里等他们。

    倒是大黄,这头凶性未除的蠢狗,被凤橘狠揍了一顿后,乖了不少。

    看到陌生人的时候也不吼了,被王中奇牵着离开,经过凤橘身边的时候,居然还讨好的朝它叫了两声,再次把绯虎给看得目瞪口呆。

    瞧着大黄这模样,它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南御园的阿花,阿花也是被黑豹揍了一顿,就一门心事想往黑豹身边凑。

    以前只听说狗被人打怕了,看见你就会绕道走,没听说会越打对你越亲热啊?

    难道狗这种生物,实际上都是受虐体质,只是它以前没有发现?

    吴馨寻思着大黄去接受检查,一时半会大概出不来,她在警务厅坐了一会,便一手抱着凤橘,一手抱着绯虎,走到了外面。

    来到外面之后发现绯虎瞪着一双鸟眸,似乎在思索什么问题。

    她左右瞟了一眼,没发现有人注意这里,便伸出手指,轻轻敲了敲它的鸟头:“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我在想狗这种生物,是不是都有受虐倾向。”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绯虎脱口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