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绿军装的青春 > 第三十章

新兵连 第三十章

    上午结束后,旅临时增加了一个项目,下午等所有比赛项目结束后,将进行两个不限时的比赛,一个是俯卧撑,一个是仰卧起坐。俯卧撑要求就是觉得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但是仰卧起坐每两个之间的间隔不能超过五秒,否则视为结束。这两个项目是之前所有项目里没有的,是旅领导见战士们成绩相当不错临时加的,参赛人员主要也是从上午的比赛人员中自愿参加。

    “韩松,下午敢跟我比试比试吗?”刘天在中午的休息的时候突然跑到六班帐篷,劈头盖脸的问韩松。

    其他人也是一脸的懵逼状态中,刘天这是又要闹哪样?

    “比,比什么?”韩松小心的问,在见识到霍连杰和刘天联手坑自己的那几次后,自己变得非常小心,尤其是面对刘天班长,生怕他冒出什么惊世之言,一个不好又把自己套进去了。

    “就是下午不限时的那两个项目,咱俩挑一个比,两个都参加不靠谱,身体也受不了,我觉得咱俩比俯卧撑比较好。”

    “为啥?”韩松奇怪刘天为什么要比俯卧撑,不比仰卧起坐。

    刘天一脸的笑:“你班长不是说俯卧撑的时间代表某方面的能力吗,我要跟你比!”

    霍连杰在旁边无语地看着他,这话明显是说给新兵听的,他竟然也信了,可见这小子越活越回去了,现在连新兵都不如。

    其他人都在那不说话,古怪地看着刘天。

    “刘班长,这你都信?”韩松问。

    “不信,这不是找个借口嘛,咱比赛哪有那么多原因,比就比,不比就不比,你就说跟我比不比吧。”

    “他跟你比也行,你输了怎么办?”霍连杰插话道。

    “老班长,你是对我没信心吗?”刘天有些不服气,好像自己一定会输一样。

    “本来就对你没信心,韩松比你厉害多了,你就说输了怎么办吧。”霍连杰这话说的颇有些傲气,左右都是他的兵,输赢都一样。

    不过,是否接受比赛的人是韩松啊,能不能有傲气不是应该韩松说了算吗,怎么让霍连杰给接上话茬了。

    韩松在那郁闷着。

    “我是不会输的。”刘天也是很有自信。

    “你赢了,我把珍藏的老酒送你一瓶,你输了,第一,给我来条上好的烟,第二,把你的探亲假分给韩松7天,怎么样。”

    “老霍,你狠!”刘天瞪着眼道,“不过,我喜欢,就这样定了!准备好你的酒吧,我可是势在必得啊。”说完屁颠屁颠的出去了。

    “班长,我还没答应呢,你怎么就替我答应了。万一输了咋办啊。”

    “怕啥,反正你输了啥事没有,赢了还有7天假,大胆的去比。”霍连杰毫不在意,转身躺下准备午睡。

    旁边方雪冰捅捅韩松,小声道:“我觉得你能行,上午刘天做的没有你多呢,试试吧。”

    “对啊对啊,韩松,我也觉得你可以比比,你这是稳赚不赔的,就算输了跟你也没啥关系,酒也是班长出的,没心理负担嘛。”王聪也是撺掇道。

    “对啊韩松,跟他比,我就是不能和你们一块比,非得把我们放在第二天跟干部们一起,不然我肯定跟你们一起赛一赛。”今天没比赛的张扬说,他作为学员兵比赛项目被安排在了第二天,当了一上午的拉拉队了。

    其他人也在那七嘴八舌的劝,说一定要杀一杀刘天的气焰。

    经过一个中午的挣扎,韩松最终还是咬牙答应下来,跟刘天班长进行这次的比赛。

    只是,在韩松决定后,霍连杰补了一句,如果输了,取消所有休息,并且请全班人吃一次大餐。

    韩松一口气差点没上来,MD,之前怎么不说,现在才说出来,真能坑自己的兵!

    下午进行不限时的比赛,整个旅一共三十人参加,在下午其他项目结束后进行比赛,俯卧撑十人,仰卧起坐二十人。

    “韩松,小心点,要是一下子趴在地上可就是狗啃泥了,相当难看的。”刘天在那冷嘲热讽。

    韩松在原地活动着身体,等下可要直接比赛了,活动不好是要受伤的,既然要比,就要竭尽全力去比赛,至于和刘天的赌注,为了自己的休息日也一样顶定要赢了他。

    “韩松,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胆怯了想要认输哇,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别一会趴地上了那才难看。”

    “韩松,看我一会打败你,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厉害。”

    “韩松你不会是认怂了吧,怎么不敢说话了,是不是胆怯了啊。”

    韩松看了眼他,心想今天他是怎么了,干嘛老是各种嘲讽,他什么时候这么看重输赢了,不像他的作风啊。

    这时候霍连杰示意韩松过去,韩松赶紧和裁判说了一下跑了过去。

    “五班长是不是一直在挤兑你?”霍连杰看着朝这边笑的五班长。

    “是,不知道咋回事,这是心理战吗?”

    “屁的心理战,他是故意的,想让你动摇。我猜他现在是在担心,心浮气躁的,应该是受你上午的成绩影响了,别担心,按照你自己的步骤来。”

    “不是吧,刘班长当这么久的兵了,还能受这影响。”韩松有些无语。

    “你上午表现太出彩了,一下子弄的他下不来台,而且我听说中午连长都嘲笑他不如你了,这小子脸面挂不住,肯定得找补回来。你这周五去商店买点东西去,不管输赢,我估计那瓶酒保不住了。”霍连杰在那一直咂舌,有些可惜道。

    “班长,你觉得我比不过他?”韩松有些惊讶霍连杰竟然不看好自己。

    霍连杰摇摇头,否定道:“那倒不是,你应该能赢,我让你去买东西是想堵他的嘴,封他的心,让他别想这事了,再说了,我的酒就那么容易喝吗,看我不挤兑他。你安心比赛,继续无视他,他要是搂不住了心理就会受影响,十有八九他会输。”

    韩松点点头,嗯了一声,回到场地。

    “你班长跟你说啥了,是不是打算让你放弃啊,我就说嘛,你这么嫩,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刘天故意斜着眼看韩松。

    韩松心想,班长说的果然没错,刘班长现在的确是心浮气躁,一直故意激自己。不搭理他,看他能出什么幺蛾子。

    韩松瞥了他一眼,不搭理他。

    刘天说了好一会,见韩松一直不搭理他,有些懊恼,声调不禁高了点:“韩松,你咋这么怂了,连话都不敢说了,你哑巴啦。”

    “各就各位!准备——”这时候裁判员突然大声喊道,吓了他一跳,见比赛马上开始,刘天脸色怪怪的,好像刚才一直在说话,没怎么活动身体啊。

    “班长,准备比赛了,我肯定会赢你!”沉默很久的还是突然冲着刘天喊了一句,竟然让他愣了一下。

    “准备,六号选手,快趴下去,不然就当做你弃权!”刘天前面的监督员见他还站在那里,连忙提醒道。

    看来他真的受影响了,心理已经不是那个冷静的刘天了。

    因为不限时间,而且不像仰卧起坐可以歇三十秒再做,有过类似经验的都知道,平常咱们做俯卧撑,如果长时间撑着,胳膊会很酸,很胀,腰也会有疲劳感。所以每一个比赛的都是一口气尽量往多里做,力求第一回合就领先。

    只要是敢站在这里比赛的,没有谁比谁弱多少,所以,第一轮下来,基本上都差不多。

    等第一口气结束,换气开始第二轮后,就需要一些技巧了,调整呼吸跟随放下身体的步骤来,跟长跑类似,让身体习惯这个频率。

    刘天因为没有提前准备好,这一次颇有些费劲,呼吸有些乱了,赶紧进行调整,不过毕竟没发挥好,竟然有些跟不上了。

    这个比赛不分人,时间一长,胳膊开始发酸发胀,就感觉两个胳膊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恨不得直接趴在那,好好喘两口气,思想都开始瞟了,恨不得把这俩胳膊卸了,扔的远远的。

    大家速度明显慢下来了,身体似乎承受着千斤的重量,每一次放下撑起胳膊都需要付出比平时千百倍的努力,有些人开始低吼着撑起身体,有些人开始不断调整状态,甩着胳膊驱赶胀痛感,有些人弓着腰,试图放松整个身体。

    韩松感觉到豆大的汗开始蜂拥而出,整个脸颊都是往下淌的汗水,身上也开始出汗,浸透作训服,临近傍晚的风吹来,滑过湿透的T恤,在疲惫中带来丝丝舒爽。

    “三号,478个!”这时候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来,预示着第一个支持不住的人出现了。

    “好!”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这不是喝倒彩,是真心实意的喝彩,能做到这份上的,没有一个是庸才,即便他是第一个放弃比赛的人,也比在场没有参加比赛的人强!

    随着第一个人出现,陆陆续续的其他人在体力不支地情况下开始退出比赛。

    “八号,467个!”

    “一号,470个!”

    “十号,481个!”

    ···

    每当一个监督员报出一个数字,就会引来一阵喝彩声。

    最终,刘天也退出了比赛,他做了491个,暂时是退出比赛的那些人最多的,还在继续的人,不一定比他多,只是还在坚持着。

    场上还剩下三个人,韩松,一个老兵,一个士官,基本上都在那撑着,很少再放下胳膊继续做,就算是做一个,也要耗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撑起来,每个人都在尽可能的放松身体,尤其是胳膊。

    韩松在做的中途的就已经忘记数数了,不是不想数,而是断片了,不记得做了多少个,这种情况,基本上都不记得自己做了多少个了。

    “五号,501个!”倒数第三个的老兵最终支撑不住,趴在那里歪着头,使劲喘着气,两个胳膊一动不动。他们连的人赶紧上前,揉胳膊,揉腰,帮助他放松,放松不及时很容易出现肢体抽搐。

    场上只有韩松和那个士官了,韩松二号,他六号。现在还都在那硬撑着,汗流的跟水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可是很难再继续做下去,甚至感觉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一样,要不是一直在自己不断放松,早就撑不住趴那了。

    “班长,这7天假输的,我服了!”刘天在边上看着这俩人,感慨道。

    “江山代有人才出,有了他们,中国军人才会屹立不倒,中国国防才是真正地国防!我们啊,都老了,早该让位了。”

    “你是已经做决定了吗?”刘天递给他水杯。

    “已经到时间了,等明年带着他们打完最后一场演习,再拼一把,也算给自己这十几年的军旅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霍连杰接过水杯,放在旁边,点上根烟,也递给刘天一根,刘天摇摇头,没接。

    “我一直都不抽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刘天赶紧转移到上风向,不吸他的二手烟。

    “你这是毛病,得改,烟这东西多好啊,比女人还好。而且我们班的这帮崽子都抽烟,你得多学学,不然怎么好意思说是我带出去的兵。”霍连杰收回来,自顾自美滋滋地抽起来。

    “好像听说连长要升少校了。”

    “你今年第四年了吧,明年年底转二期吗?”霍连杰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刘天的话,没接他话茬。

    “不转。”刘天想都不想地回答。

    霍连杰看了他一眼,打趣道:“想你对象了?”

    “没有,对象已经黄了,我没办法给人家承诺,所以我提出了分手,我现在啊是黄金单身汉!”刘天笑着说,不过笑容里有一些牵强。

    霍连杰笑笑,并不揭穿他。

    回到场上俩人的比赛,因为长时间没有再做一个,裁判打算让俩人同时结束比赛,不过,在结束之前,告诉了对方的成绩,士官511个,韩松511个,成绩一样!

    韩松和他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不服气的神色。

    “算了,都是牛人,这样你俩一起做,看谁能撑起来最后一个,谁就是第一。不然再继续下去你俩都得废了,身体会出现问题的。”裁判员征询了旅领导意见后,回来宣布了最终的方式。

    韩松再次调整呼吸,重新放松下已经快没知觉的胳膊,透过模糊的双眼,俩人都开始逐渐放下双臂,狠狠咬着牙,死死撑着千斤重般的身体。

    终于放平了,平了,起来,撑起来,最后一个,只要把身体撑起来就赢了,韩松一直在念叨着刘天的七天假是自己的,连长那个一天假也是自己的!另一个,也是不住的叨叨着。

    可是好累啊,真的一点知觉都没了,真的撑不起来了,没有一点劲了,已经起不来了。

    好像输了吧,那个士官起来了,他多做了一个,自己也好想多做一个,可是真的撑不起来了,算了,认输吧,第二也不错。嗯,休息一下吧,把胳膊放下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