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九十二章.我心里苦,但是我不敢说

正文卷 第九十二章.我心里苦,但是我不敢说

    “麻宫同学,上次没能完成的事情,我想另外约定一个时间,你最近应该有空吧?”北川寺侧头问道。

    “唔...奶奶的祭祀已经结束了。最近能腾出来时间。”麻宫瞳轻轻地点了点头。

    祭祀结束了?

    北川寺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她身上的金色气流。

    这些金色气流顶多撑到春假结束,就这么结束了以后应该怎么办?

    按道理来说,麻宫瞳应该是靠着每年这一次的祭祀活动才可以撑住这么久的,但是麻宫瞳身上这次的金色气流...

    难不成是麻宫瞳的奶奶也已经...?

    麻宫瞳的奶奶一直作为麻宫瞳的伴身灵守护着她,以自身的力量保护自己的孙女不被诅咒侵扰。

    但或许那份力量也是有限的。

    伴随着诅咒不断成长,束缚的力量也在逐渐减弱。

    要真如北川寺所估计的那样,那麻宫瞳的奶奶也应该位于灯尽油枯状态了才对。

    北川寺下意识地摩擦着下巴,目光闪烁。

    “北川同学?”麻宫瞳在旁边眨了眨眼睛。

    “麻宫同学。”北川寺突然伸出手,搭在了麻宫瞳的肩膀上。

    麻宫瞳瞬间身子一颤,随即整个人僵硬,整个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北川寺没管她的那些动作,他只是看着麻宫瞳一字一句地问道:

    “你想不想再和你奶奶见一面。”

    “呃...”

    听了这话的麻宫瞳先是一愣,随即脸上满是错愕:“那个...北川同学...我奶奶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是啊...已经去世很多年,可也依旧在默默地守护着你。

    北川寺看着麻宫瞳身上金色的气流,继续问道:“麻宫同学想再见她一面吗?”

    “能见面当然是最好的...”麻宫瞳迷迷糊糊地顺着北川寺的话说道。

    这也是因为她从北川寺的语气中感受不到丝毫开玩笑的成分,所以她也没有特别生气。

    但要是北川寺拿她奶奶开玩笑,麻宫瞳也是会生气的。

    因为有些玩笑是开不得的。

    可是与逝者见面?

    麻宫瞳有些狐疑。

    北川寺面色一松,也不管麻宫瞳小小的怀疑,他反问道:“请问麻宫奶奶是交由寺庙供奉还是家中供奉?”

    日本大部分地区实行火葬,实行土葬的地区也是屈指可数。

    火葬后的骨灰分为交由亲属家中供奉,亦或是送至寺庙神社一类的地方埋葬亦或是供奉。像北川健一的骨灰就是放在家中供奉。

    当然,要是家中有钱,也可以在公共坟场购置一块墓地作为家人的魂归场所。

    “奶奶的骨灰是放在寺庙之中供奉的。”麻宫瞳回答道。

    “原来如此。”那么麻宫瞳的奶奶能撑那么多年也能够理解了。

    自从遇见西九条可怜后,北川寺就隐约弄明白善灵的存在方式了。

    善灵四周萦绕着的淡金色气流可以称为善念亦或是信念,这种东西想要补充除了将怨念转化成善念外,应该还有供奉之念。

    亲人、僧侣的祈福祷告,说不定也能补充善念。

    这估计也是麻宫瞳能支持如此之久的重要原因之一。

    “麻宫同学,希望明天你能带我去供奉你奶奶的寺庙去看一眼。”北川寺当机立断,将事情给决定下来。

    “唔,这倒是没什么。”麻宫瞳犹豫着点头答应了。

    北川同学是个好人,带他去见见奶奶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那到时候就麻烦麻宫同学了。”

    北川寺留下这句话后,整个人也转过去看向黑板。

    国文老师总算来了——

    ......

    早上的课程眨眼就过去了。

    北川寺按照自己往常的步调吃饭散步后进入到下午的课程。

    下午的课程完成后,北川寺就直接向着学校后的小树林走去。

    北川寺早在下课前就给濑树直哉他们发了消息,让他们去小树林等着。

    毕竟那也算是个不错的谈话地方。

    “北川大哥!”濑树直哉他们远远地就看见提着包走过来的北川寺,表情兴奋地冲着他挥了挥手。

    几个人这次没有急着小跑过去,毕竟好几次主动凑过去都被北川寺揍了一顿,他们当然学乖了不想再挨打。

    北川寺倒也不怎么在意,走过去后才问道:“你们和金吉高中的人约好了?”

    “约好了!吉田那群人说要在金吉那边还没有施工的空地和北川大哥你见面。”

    北川寺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随后又感到濑树直哉他们眼巴巴看过来的视线,不由得抬头问道:

    “你们看我干什么?”

    “呃...”濑树直哉他们一下子就噎住了。

    他们确实是一直在往北川寺身后看。

    北川寺背后空荡荡的,别说人影了,连鬼影都看不见。

    难不成北川大哥认识的人现在还在校外没过来?

    三人互相打了个眼色。

    也是,要是北川寺叫得人太多,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到校内参观证件的。

    “没什么,北川大哥。我们这就出去接应您叫来的那些朋友吧。”

    “我叫来的那些朋友?”北川寺奇怪地看了一眼说话的濑树直哉。

    但只是思考一会儿,他就大概明白濑树直哉他们在想什么了,他当下摇了摇头,声音平静:“我在校外没朋友,也没叫人。就我们四个人过去。”

    啊?!

    你就只带了我们仨?

    长谷、濑树、池上三个站在寒风中的身子显得格外委屈。

    “你们有问题?”北川寺侧了侧脸。

    隔着好几米他都能感觉到这仨不良身上浓浓的委屈感。

    怎么没有问题啊!

    你这不就是带着我们去挨打吗?!

    长谷真人他们嘴巴抽了抽,站在原地委屈得活像三个被北川寺面无表情吃干抹净的小媳妇。

    “走吧。”

    北川寺又开口了,他的声音里面带着一股子不容置疑之感。

    这就让长谷真人他们面色发苦了。

    但关键还不能不听北川寺的。

    听北川寺的,说不定过去还有一些转机,但要是不听北川寺的,说不定现在就要挨一顿打。

    而且说不定北川寺不高兴了,以后见他们一面就揍他们一顿。

    毕竟是本校学生,所带来的威慑力当然比别校学生要大太多了。

    带着一种‘舍身’的悲壮情绪,长谷真人他们总算是挪动步子了。

    其实他们心里苦。

    但是他们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