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潜水鸟与蝴蝶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福州路上的老咖啡馆

第二卷有生画蝶 第四百六十八章 福州路上的老咖啡馆

    因为那里也有石头雕刻的庞然大物趴在那里,震天慑地。那些都是上古传说中的神物,据说可以镇慑住冥界之物。

    蝴蝶还算是留个心眼,从前门绕道后门,在后门老远的地方就看见了她。

    门口宽阔的空地上,有好些人在那里拍照。

    虽然隔着几年没有见,蝴蝶还是一眼从人群中看到了她,烫过了头发,似乎还染过了头发,因为阳光下,头发闪熠着暗红色的光泽。中等个子,穿着身中式的外套,略微有些富态的身材,不过还算是这个年纪的女人中比较偏瘦的了。

    手上拿着个手提包,无名指上戴着个硕大的翡翠戒指。

    蝴蝶远远先打量了一下,说实话,蝴蝶不得不承认潜水鸟的妈妈还算是个好看的妈妈。

    蝴蝶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妈妈,虽然她生了自己,但是这辈子都没有谋过面的女人,冥冥中她们到底是种什么样孽缘?

    蝴蝶其实很少会想起她的妈妈,因为这个概念太过缥缈,从她懂事开始,就不再有这个人物。她只有爸爸,只知道和爸爸一起生活是什么样子,却从来都想不出来和妈妈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偶尔听爸爸会提起妈妈,说是个非常美丽温柔的女人。

    蝴蝶就会很好奇地问,是不是和自己像?

    爸爸就端详她半天说,鼻子像,额头也像,眼睛像我。

    蝴蝶就不同意,因为爸爸的眼睛一点都不大,而且也不好看。

    后来还是爸爸死后,整理他的东西时无意中翻到了一张妈妈的照片,头脑中那个模糊的影子忽然就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一张脸,说实话,看起来真的很陌生。

    蝴蝶看了半天,觉得一点都不像自己,因为妈妈的脸是鹅蛋脸,而自己的脸有点尖下巴。不过想想,可能是自己太瘦了的缘故。

    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嘴角微微上翘,在镜头面前展露着她生命中最为甜蜜的笑。不过在蝴蝶看来,如今这笑,显得异常的空洞。

    所以,蝴蝶遥远地注视着袁玫时,心底里洋溢着一股嫉妒,她真的很羡慕潜水鸟。

    她并没有立刻走上去,而是一个人躲在一株大树后面,观察了她良久。她站在那里,东张西望,时不时会拿起手机看看。

    蝴蝶此时的心情,与其说是忐忑,不如说真有点害怕,害怕什么倒说不清。

    潜水鸟曾说过,他爸爸可宝贝疼爱他妈妈了,样样事情都是俯首帖耳的,从不敢惹妈妈生气,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抢着干,不舍得让妈妈劳累。

    蝴蝶忽然间似乎有些相信了,因为眼前这位老妇女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自信和傲慢的气质和别的老人不一样,这种骄傲是某个男人赋予的。若是长久被生活压垮的人,脸上早就写满了愁苦和沧桑。

    毕霖的妈妈孟玥就是,你看到她这个人,就已经知道生活已经扭曲了她的外貌,也扭曲了她的灵魂,她也已经学会像个奴隶一样,默然地向生活屈服,不再反抗。

    她习惯穿旧衣服,无所谓别人说她邋遢,更习惯了忍耐和劳苦。她的眼神就能告诉你,一个女人苦难的一辈子,而这种苦难还在持续。所以她的眼神里没有希望,只有悲哀。

    蝴蝶感觉满嘴苦涩。

    然后整整衣衫走了过去,走到近前时,低低唤了声:阿姨——

    袁玫正到处瞅着,忽然就看见蝴蝶像个幽灵一样忽然间就冒了出来,站到了自己面前,带着股冷森的气息。

    她不经意间吓了一跳,猛然听见她称呼自己为“阿姨”,心里有些不悦,但这样称呼也不能说不对,所以也就不在意了,洒然一笑说:噢,我还在看哪。你从哪儿来的?

    蝴蝶说:我就从那里来。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

    袁玫立刻摆手说:没有,我也是刚才来。

    蝴蝶说:饭吃了吗?

    袁玫似乎一愣,随即明白,笑容可掬地说:吃过了,都几点了,当然吃过了。小何啊,你看,我这里也不是很熟,要不你看哪里合适,找个地方我们坐坐?

    蝴蝶进一步问:不知道阿姨喜欢热闹点的地方,还是安静点的地方?

    这话,问得实在多余。不过蝴蝶还是好心地问了一下。

    袁玫想了一下,就说:还是安静点的地方吧,找个什么咖啡馆之类的就行了。

    蝴蝶本想带她去马路对面的美罗城,但是后来想,那里太热闹了,兴许,对她这样年纪的老太不太适应。

    不过蝴蝶更喜欢坐在这种地方,那个临街的星巴克,随意喝杯咖啡,主要是可以肆无忌惮地观察来往的路人。蝴蝶喜欢那种敞开式的环境,哪怕一个人静静坐会儿,也很自在。

    碍于袁玫,蝴蝶就带她去了福州路,找了一处僻静的咖啡馆。路过这个咖啡馆时,外面看着感觉还挺高大上的,里面灯光优雅,气氛幽邃,实在很适合两个人窃窃谈点私事。

    一走进去,蝴蝶就有些后悔,因为环境太过压抑,里面那种灯芯绒的沙发椅子,都不知道承载了多少光阴,灯光下泛着一种让人怀旧的暗黄色光晕。

    那些水晶吊灯,颤巍巍挂在头顶,即使大白天,照样发散着昏沉沉的光线,相信坐在这时间久了一定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靠进那软绵绵,浸透了咖啡陈味的沙发里,也许,你就会感觉眼皮沉重,外面喧哗的都市完全和你没有关系,这样你可以点第二杯,甚至第三杯咖啡了。

    ——对了,刚才我们聊到了哪里?咖啡上来后,我们可以继续了。

    那开合的大门,是陈旧与潮流,是时尚与怀旧,彼此冲击碰撞的地方。也是泾渭分明的界限,外面是外面的世界,里面的一切早就被时间定格了。

    不过无论进来的咖啡客是多么潮的潮人,只要一进入里面,好像就成了某部老式电影里的一个异类人物。

    或者,你就是那个幸运的穿越者,所有的冒险经历就从一杯咖啡开始。

    不过,咖啡倒是极好的,极地道的。每一滴都新鲜压榨出来,新鲜滴滤到你的咖啡杯里。一杯咖啡,就能看出这家咖啡馆历史,成功的历史,成功就在于诚实。

    蝴蝶本来担心太压抑了,但是袁玫却说:就这里吧,挺好的,很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