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制服诱惑风情护士 > 第189章 苏美女
    “曦儿,”齐天满头大汗的跑回科室,急急的问道,“我记得你说过,你有个同学在监狱局系统,她在哪个监狱?”

    李曦儿停下手中的活,诧异的问道:“你说苏逸云?她在清河监狱的医务室,怎么了?”

    “曦儿,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可能会决定你叶谦姐的生死!”齐天面色凝重的说道。(w-w-w.aiduw.c-o-m)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叶谦一直对我很好,只是没想到她……”李曦儿低下头,眼里闪着泪花。

    齐天把叶谦父母配型都不成功,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蔺晓锐的经过说了一遍,接着说道:“蔺晓锐现在很恨叶谦,他一定不会配合做配型的,所以,请你的同学无论如何取到蔺晓锐的血,能做到么?”

    “应该没问题,我现在就打电话!”

    齐天轻轻的吁了口气。

    李曦儿拿着电话走了过来,说道:“我把情况给她说了一遍,她说她想办法,叫你明天早上到监狱去拿血!”

    “谢谢你,曦儿,谢谢!”

    “齐天哥,你客气了,如果叶谦姐能好起来,让我做什么都行!”

    齐天拍了拍李曦儿的肩膀,转身出去了。

    “小天,”齐天喊道。

    燕小天夹着病历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问道:“叶谦怎么样了?”

    齐天简单的将情况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要照顾叶谦,明天早上麻烦你跑一趟,去监狱拿血,千万不能出差错!”

    “没问题,你放心吧!”

    十五平米的斗室,屋顶高高的挂着一只四十瓦的白炽灯,昏暗不堪,上下铺的硬板床,汗馊味、霉臭味夹杂在一起……

    一日三餐的白菜豆腐,到了周末会有点荤腥,每天干不完的活,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这就是蔺晓锐的生活。

    人终究要成长,从锦衣玉食到粗茶淡饭,从前呼后拥到处处受气,从颐指气使到卑躬屈膝,蔺晓锐成长了!

    也许,直到现在,他才直到什么是真正的生活,也许,直到现在,他才对叶谦有了一丝愧疚,只是,晚了!

    “蔺晓锐!”

    “到!”

    “出号!”

    蔺晓锐出了监号,习惯性的伸出双手,锃亮的手铐铐在了手腕上……

    “到医务室抽血!”

    “抽血……干什么?”蔺晓锐低声嘀咕着。

    “例行检查,怎么那么多话?”

    蔺晓锐深深的低下了头,跟着管教缓缓的出去……

    燕小天的车在监狱门前戛然而止,看着这高高的围墙,冷酷的电网,还有四角的岗哨,他的心里不禁有些忐忑,赶紧把车停的远些,以免有劫狱的嫌疑。

    抬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好早,燕小天将靠背放下一些,无奈的眯起了眼睛……

    “咚咚……”玻璃被敲响了,燕小天睁开眼,慢慢的摇下窗户,窗外阳光耀眼,燕小天的眼睛不禁有些发花,恍若梦中……

    此女长着一张白狐般的瓜子脸,皮肤白皙,杏眼瑶鼻,半笑含情,淡蓝色的双眸像是一汪碧水,清澈却又望不到底……

    “看够了么?”女子笑道。

    “没看够,你是苏逸云?”燕小天笑道。

    “是我,你是传说中的燕小天?”苏逸云笑道。

    “传说?我很有名么?”

    “是的,挺有名的,听曦儿说,你很多情的……”苏逸云笑道,眼波流转,无限的风情。

    “惭愧,惭愧,你是从这里面出来的?”燕小天指着后面的监狱问道。

    “是啊!”

    “从这深牢大狱突然出来一位美女,就像是从山洞里突然飘出一个妖精……”

    “怎么讲?”苏逸云眨了眨眼。

    “突兀却又风情万种!”

    “我就当你夸我了,”苏逸云笑道,“额,血,给你!”

    葱管般的柔荑夹着一管血……

    手指雪白,指甲血红,试管透明,鲜血殷红……

    燕小天不禁有些发呆……

    “喂,血不要了么?”苏逸云笑着晃了晃手中的血样。

    燕小天一笑,问道:“怎么你们这里的护士允许化妆么?”

    “我们这里严格上算不上护士,再说,打扮的漂亮点,有助于犯人的改造!”苏逸云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甲。

    “我看是极其不利于改造,容易让犯人犯罪!”燕小天笑道。

    苏逸云会心的一笑,说道:“就因为看得到却摸不到,所以,他们才会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出去的!”

    燕小天哈哈一笑,说道:“好了,正事要紧,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敬候佳音喽!”

    燕小天一笑,发动了轿车。

    齐天表情复杂的进了病房,坐到床边一言不发。

    “齐天,你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叶谦轻轻的问道。

    齐天猛地转过身,一把抱住叶谦,兴奋的喊道:“叶谦,配型成功了,你有救了,蔺晓锐的配型成功了!”

    叶谦一愣,随即喜极而泣。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一个活生生的人,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她还有还有父母,还有未了情……

    所有的人都一样,当绝望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有尊严的走,当希望的时候,却又患得患失……

    “齐天,你说晓锐会给我捐骨髓么?他那么恨我?”叶谦终于想到了这个问题,担心的问道。

    “放心,我就算给他跪下,也要他答应,还有,”齐天斟酌了一下,问道,“蔺家的遗产,你想过要继承么?”

    叶谦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来没想过要蔺家的东西,晓锐是误会我了!”

    “这么说,你可以放弃蔺家的遗产继承权?”

    叶谦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就好办多了,蔺晓锐之所以害你,就是担心你继承遗产,你既然承诺放弃,那么,就应该问题不大,我这就去见他,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叶谦点了点头,忧心忡忡的说道:“齐天,如果他不同意也就算了,不要勉强,我不想你因为我的事去求他,好么?”

    “我心里有数!”

    “蔺晓锐,有人探视!”管教喊道。

    蔺晓锐不禁一愣,似乎还没到探视的日子,难道家里有什么事?他急急的向探视间走去,远远的,玻璃外面站着的却不是母亲何云霞,却是齐天!

    “齐天,怎么会是你?”蔺晓锐面目表情的问道。

    “是的,因为这次是我有事找你!”

    “哼,”蔺晓锐一笑,“有事快说,时间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