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2399章 啥变故?(三更)

正文 第2399章 啥变故?(三更)

    睡到半夜,杨若晴感觉口干舌燥,浑身忽冷忽热。(万书网 www/wan sHu.nEt)

    想醒过来,可是却怎么都睁不开眼。

    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骆风棠的声音,然后屋子里安静了。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脚步声,然后好像有人在抚摸她的额头,按她的手腕脉相

    又过了一会儿,谈话声和脚步声都离去,

    然后,她听到了骆风棠的声音,好像在唤她张嘴。

    温?**热鹊亩鞴嗟搅怂炖铮嗫嗟模钊羟绾每屎每拾。峭袒⒀势鹄础?br />

    喝完了药,重新躺了下来,接下来的睡觉,就感觉全身舒服多了。

    隔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杨若晴发现自己身上的亵衣换了。

    额头上搭着一块凉凉的帕子,床边的小凳子上,还放着一只碗,碗里面留着小半碗药汁。

    昨晚是生病了啊?

    她撑着双臂坐了起来,拿下帕子放在一旁。

    估计是后背那个伤口发炎所以发热了。

    看着这碗这帕子,以及桌上那些零零散散的药啥的,杨若晴可以想象昨晚自己发烧,带给他的手忙脚乱。

    下床换好了衣裳,又洗漱完毕,这时,骆风棠从外面进来了。

    “晴儿,你怎么醒了?身子这会子咋样了?”骆风棠问,快步来到她身前,抬手轻抚在她的额头。

    “嗯,不发热了。”

    他道,“饿了吧?我去给你拿早饭。”

    杨若晴拉住他的手臂:“不饿,你早上去哪里了啊?”

    他的脸色,有些凝重。

    骆风棠迟疑了下。

    “咋啦?是不是又有啥变故啊?你快说呀!”她催促道。

    骆风棠于是三言两语将昨夜后续的事情给说了。

    杨若晴也有些惊讶,随即却抚掌笑了。

    “哈哈哈,我的眼光看来还真是精准啊,”

    “肃王这个**oss,就说没那么容易死嘛!”

    “搞了半天,死的原来是个替身啊,这下,齐皇估计又要睡不着了。”她道。

    骆风棠摇头:“哎,这皇子之间的夺储大戏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上一代皇子们之间的恩怨,也卷土重来了。”

    杨若晴笑道:“大齐呀,这狗血的事情估计要正式上演了,有意思有意思。”

    骆风棠道:“先不说这些了,我去给你拿早饭,昨夜烧了大半宿,浑身估计都烧得没力气了吧?”

    “还行。”她道。

    “你在屋里等着,我一会就回来。”

    撂下这话,他扭头出了营房。

    杨若晴一个人在营房里等,顺便收拾着东西。

    这两天应该就要拔营回城了,昨夜死了那么多人,这个地方环境都破坏了,贵***们不可能再多待。

    想到贵***,突然就有个女音在营房外面喊她。

    “骆夫人,你在不在里面?”那声音又问。

    杨若晴没有急着应声,而是起身来到了营房门口,便见一个宫女站在门口朝这边张望。

    看到杨若晴穿着一身小兵的衣裳出来,头发在脑后松松垮垮的挽了个马尾,清秀的脸蛋有点苍白,一副有些虚弱的样子。

    一看就是女的。

    “请问你是骆夫人还是骆夫人身边的丫鬟啊?”那个宫女问。

    杨若晴道:“骆夫人身边没有丫鬟,我就是本人。”

    宫女目光微微一亮,微微欠身行了一礼:“奴婢见过骆夫人。”

    “嗯,有什么事吗?”杨若晴问。

    宫女道:“是这样子的,奴婢乃九公主身边的丫鬟平儿,奉九公主之命过来请骆夫人过去一趟。”

    “九公主?”

    杨若晴挑眉,那不就是齐傲珊嘛!

    “九公主找我有什么事吗?”杨若晴站在门口,没有要走的意思,淡淡问道。

    宫女道:“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啊,九公主只是让我来请骆夫人过去一趟。”

    “骆夫人您过去了,自然就清楚了什么事。”宫女道。

    杨若晴勾唇,“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回去转告九公主,让她有啥事自己过来说,”

    “我刚起床,这还没吃早饭呢,你先回去吧。”

    撂下这话,杨若晴转身回了营房,并顺手把屋门给关上了。

    外面,那宫女怔住了,望着那紧闭的屋门,都有些不敢相信。

    九公主要见的人,从没有被拒绝过。

    这一连两天就连续被两个人拒绝,而且,这两个人还是夫妇俩。

    这夫妇俩还真是一样的性格啊,都不给人面子。

    宫女没辙,赶紧回去跟九公主齐傲珊那回禀去了。

    “你说什么?她竟然敢不来?这么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

    齐傲珊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震得桌上装着点心的小碟子都跳了起来。

    也把坐在她对面,正在慢条斯理喝茶的韩如意给吓了一跳。

    “小九,消消火嘛,”韩如意道。

    齐傲珊气得小脸都红了,她扭头对韩如意道:“我堂堂的公主,竟然还请不动一个将军的夫人?这架子,也太大了吧?”

    韩如意笑了笑道:“谅解一下吧,虽说是将军夫人,可她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村妇,”

    “骆风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说白了,还是一个不懂规矩的村妇,你就忍让忍让吧!”

    韩如意这番劝慰的话,不仅没让齐傲珊的火气消掉,反而更加激怒了齐傲珊。

    “我堂堂的公主,竟然被一个村妇给拂了面子?传出去,别人如何笑话我?”

    “蝶儿,你去,这回换你去,不管如何,一定要把她给我带过来!”

    “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生了三头六臂敢拂逆本公主!”

    骆风棠拿回来的早饭,非常的清淡,适合杨若晴这种发了大半宿烧的病人吃。

    小米稀饭,奶香馒头,咸菜,外加两只茶叶蛋。

    两口子凑在一块儿,吃得非常的开心。

    然后,营房外面,又传来了一个女音。

    “骆夫人,请问您在屋里吗?”

    屋里,杨若晴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有点不悦的望向那虚掩的门。

    “又来了,还换了个。”她嘀咕道。

    “谁啊?”骆风棠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杨若晴道:“还能有谁,你的某个小粉丝小迷妹咯。”

    “啥?”他不懂这两个新奇词儿。

    杨若晴抬起双手,比划了一个‘九’的手势,骆风棠顿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