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神光冲霄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穹庭镇魔狱

第十三卷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穹庭镇魔狱

    狄冲霄带着人离开山顶,回返山腰,叫醒懒高个,将洞里收恰妥当后退到洞外。东方神以神光笼罩山腰地域,展开神魂百世沧桑,化真为幻。百数过后,山腰处所有曾有人来过、住过的痕迹消散无痕,古洞沧桑、石朽尘封,仿佛是千百年前某个隐修开凿的洞府。

    灵灵移人在背,飞空远去,万余里后落降,停在一处溪流前。

    懒高个只当狄冲霄是要扔下他不理了,扑上前就抱住月芽儿小腿,嘴里哥哥、姐姐的叫着。抱腿人看起来比王父都要老成得多,月芽儿着实被姐姐的叫法吓到了,眼现水光。寒宁馨恼了,拽开人就揍。懒高个你打任你打,改手就抱住寒宁馨小腿,姑奶奶、老祖宗的叫了起来。

    东方神摇头笑,转身去了小树林。昨晚喝了太多酒,憋坏了,要方便方便。

    狄冲霄示意寒宁馨先停手,蹲下道:“既然是要让我养你,你不该是抱我腿才对么?”

    懒高个道:“小姐姐离得近,心肠又好,抱她方便省力气。狄祖宗,别扔下我,我很好养的,埋在地里,露个头,每天喂几个昨晚的果子就可以了。万事省心。”

    狄冲霄道:“这么说,丢到你嘴里你还是会自己吃的了,昨晚为什么懒到整吞?你这么懒,为什么要费神去成为灭神师?”

    懒高个苦着脸道:“两个多月没吃了,饿疯了。我想成为灭神师就是想不用动就能有吃的喝的掉进嘴里,可老天爷就不让人如意了,神魂苏醒居然不是傀儡操纵,是饿不死。可饿不死归饿不死,饿起来百十倍难受。狄老大叫我懒球就好。”。

    饶是狄冲霄也差点听得吐血,叹道:“你这种懒鬼,我还真想埋起来不管。给我一个养你的理由。”

    懒球道:“我发誓,只要狄老大肯养我,我就十天半月做一点点事,我要是饿疯了,狄老大手里的怪珠子说不准又会跑到我体内,到时狄老大也会很麻烦不是。狄老大,能给点吃的么?游一半说好操纵我吃饭的,结果尽让我和人乱打,这些天一共就只吃了仨馒头。还硬到和石头一样。”

    “嘿,脑子一点也不懒。师兄,为了人世大局,我看就挖个坑倒点油,扔他进去放把火。”寒宁馨从三百御里拿出一柄大铲子。

    懒球惊呼,眼一翻,晕了过去。任婷秀翻翻他眼皮,发现还真是晕了。

    寒宁馨奇道:“他胆子有这么小么?”

    狄冲霄道:“哪啊,饿昏了。嗯,让我想想,他说得不无道理,而且天命懒惰该是最为适合我们去摸索十罪魔念与人世罪心之间关系的一个魔念。或许有一件事可以安排他去做。宁馨,要不,养养他?”

    寒宁馨道:“养他没什么啦,只是他这种懒汉,你想让他做事。哈。”

    狄冲霄道:“多少还是有点可能的。东方兄,好了没有?”

    东方神跃回溪边,洗了洗手。灵灵移人回背,于午后时分来到华芳城外的荒野,落降小河边。灵灵卷来河水,以水戏幻境笼罩身周。过得一会,河边出现一伙远行旅人,说笑间行向华芳城。及至进了城,东方神扛起懒球,跟在狄冲霄、寒宁馨身后钻出水戏幻境,混在行人中前往城主府。灵灵几个继续耍水戏,为游芳寻找合心意的屋居。

    宗政彩云正为处理不尽的城务烦心,见三人推门就进,眉头皱起就要呵斥。她身旁的察重威发现不对,看着人就有一种正在仰望无尽天穹的渺小感,与心里那种面前人该是卫军小人物的感觉截然相反。察重威福至心灵,忙推了推宗政彩云,上前行礼。

    寒宁馨拿下面具,道:“重威,你的神魂极为不凡,休说路人面具,连师兄隐敛神光也没有瞒过你。”

    察重威忙摇手,满面羞红。人到面前才有所察觉,他自问差得不是一筹两筹,是天地之别。

    宗政彩云惊喜娇呼,上前拉住寒姐姐,埋怨狄冲霄总是当甩手大公,还不给她人手。

    寒宁馨笑道:“今天就是给你送个人手来。彩云,你这有什么轻松的活,挑几个给我。”

    宗政彩云转身去了一边柜子,挑出一大摞文卷,一阵翻捡,抽出几张。寒宁馨拿过看了看后交回,摇摇头。宗政彩云心想寒姐该是要安排几个能力有欠的朋友,转身又是一阵挑捡,将专管节庆的司庆佐吏、专管各类告示的宣谕官等空缺挑了出去。都是既有银子也有油水的轻闲肥差。

    寒宁馨又是摇手。

    宗政彩云打趣道:“寒姐姐,这到底是给谁安排事?这些都不行,那只有厨房了,只吃不做事,比猪都快活。”

    “还是太累人,猪吃东西还要嚼的,那一位,恨不能嘴里连根管子,到时就有果汁肉汤流到胃里去。”寒宁馨指向昏死的懒球。

    宗政彩云看看懒球,再看看寒宁馨,怎么看都不觉着寒姐姐是在开玩笑。

    狄冲霄道:“小彩云这边的差事,这懒鬼都做不得。小彩云,镇魔狱那边,玉心雕琢完成了没有?”

    宗政彩云道:“基本上算是完成了。里面目下除去八部神众,就只有一个狱犯。说实话,我不认为将一个女孩子扔在那种地方是很美好的事。尽管她的确有错。”

    狄冲霄道:“是她自己要求的,就让她在那里安静几年吧。一起去吧。我给镇魔狱找了一个非常适合的看门人。”

    寒宁馨哪里会信懒球会愿当一个守门人,戴回面具,挽着宗政彩云就走了。东方神对着狄冲霄摇摇头,跟上走了。狄冲霄笑呵呵,将懒球交给察重威扛着,轻快出门。

    镇魔狱是专一关押魔邪灭神师的地方,设在内城不妥当,放在城外又难监管,碧玉心便将它放在了城北紫晶猿的果林猿巢里。目下紫晶猿们随着猿皇迁徙别处,少说要半年才能回来。镇魔狱位于果林西北处,只有入口露在地上,下有九层。入口还没有进行装饰,就是一个无顶大院。

    今个轮到闾怀恩、德吉充当守卫,见着宗政彩云跟在人后就猜到是狄冲霄回来了,上前行礼。

    狄冲霄拿下路人面具,取出四粒灵种,吩咐德吉、闾怀恩种在院四角。德吉两人照做。短短工夫,狄冲霄已是调配好以光魂月年为主料的育种灵水,于四角各浇了半桶。不多时,灵种发芽生长,盏茶工夫就是一棵两丈来高的灵树。灵果渐生。

    狄冲霄以流电环将懒球移到东角树下,道:“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这四株灵树叫四季千味,品等不高,却是无尽荒野才有的,一年四季都会结果,每一个果子的味道都不相同,包你吃到死也不腻。但不能白让你住。你以后就在这当个看守,无论谁想从这下到镇魔狱中,都要有令牌。”

    “家是极为不错,但开门这么累的活,我不会做的。就别说验看令牌了。”懒球瞪盯着树上灵果。

    狄冲霄道:“谁说要你开门验令牌了。那是别人需要知道的规法,与你无关。有人进来,不管他拿着什么牌子,你只管瞪着来人看,瞪上一会,来人若不走你就打开通道。打开通道不用你起身费力,过些天我会给你五个刻有灵印的启界灵印珠,你吞下后只要在心里想一想,入狱通道就会打开。五石对应五个入口,你想用哪个,随你心意。”

    “若是这样,这个活勉强能做。”懒球躺倒地面。仰看树果省心省力。

    德吉纳闷非常,叫道:“兄弟,这种守卫有个屁用,还不如多装两扇门。”

    闾怀思道:“没脑子野兽,听不出神将大人又犯阴了?神将大人,你这是额外添事,小心玉心姑娘哭鼻子。”

    狄冲霄道:“你这脑子有得有限,这种显眼到是人就能找到的入狱大院,玉心造它出来当然是用来骗人的嘛。等到真正的镇魔狱入口完成,这个入口只会通向魔狱第七层一个装饰得非常华丽的大笼子。咦,有点怪怪体气,似人又非人,小奴姐?!”

    闾怀恩苦着脸点点头。

    “怎么不早说?!”狄冲霄惊呼,打开入狱通道,带着人一跃而下。

    来的迟了,新任狱守,金飞环最强灵源神技女王盛宴的主菜兼心腹丫环小奴已经完成对镇魔狱的掌控,造下天残刑器三十六种,地缺刑器七十二种。关在镇魔狱里的八部神众们尽数倒在刑场里。他们都是关在上三层的轻罪之人,本以为就是吃吃喝喝,什么时候刑期满了就能出狱了。

    小奴正拿着一件满是针刺的刑器,给唯一没有受到刑罚的薛凤羽讲解它的妙用。

    薛凤羽早吓得面无人色,只是不敢不陪,见着狄冲霄现身,三两步就逃到救星身后。小奴见男主人来了,摇摆蛇尾前来行礼。

    狄冲霄叹道:“小奴姐,环姐怎么会放你出来的,你怎么跑来这的?”

    小奴道:“主人心情好嘛,正好龙夫人有心物色一个狱守,主人就让我来喽。这个活计非常有趣,小奴很满意,不准再找别人。找也没用,谁敢抢我的位置,我收拾他。若主人有事找我时,就让那个小妹妹暂替我代管。她的实力目下是极差,但不要紧,小奴会好好指引她的。”

    狄冲霄没得选,也是寒宁馨站在小奴一边,在得到小奴不会轻罪重刑的承诺后只能任命她为第一任狱守。

    闾怀恩盯着那些光看就让人头皮发麻的邪怪刑器,坏坏笑了。